黄帝与蚩尤战争—揭秘4000年前的游牧民族大入侵

苗族古歌对照马王堆的黄帝四经,给人一种内心的巨大震撼—-蚩尤九黎才是中原原住的农耕稻作民,而黄帝部族是裹着血腥而来的西方游牧武士,宋明亡国的血泪早在4000多年前就演出了一回了。

根据考古证据,中国长江流域在7000年前就已普遍种植水稻,蚩尤九黎炎帝本是中国的土著农耕民,牛角装饰正是最早农耕,崇拜牛只的写照,5000年前,稻作文明发展到华北等地,已经建立了几个巨大的部落联盟,有了巨大的城市,相当繁荣的文化,只是还没有文字。西部苗族古歌《蚩尤迁徙歌》之中,就这样描写了古时蚩尤九黎的繁荣盛景:
 
古时住在直米力,
建筑城垣九十九座,
城内铺垫青石板,
城外粉刷青石灰,
城里住着格蚩尤老格娄尤老……
直米力城建在上一方,
直力城啊直力城,
平又平来宽又宽,
大坝子一望无边,
人们年终进城游一周,
欣赏城内好风光,
房屋成排起在平原上,
排排高楼成双行,
屋顶高耸入云层,
瓦块明亮映蓝天,
利磨城筑在下一方,
利磨城啊利磨城,
宽又宽来平又平……
 
4000多年前,从东欧西亚大草原来的游牧民–黄帝翻越昆仑山,黄帝部族是拥有车轮,复合弓,战马,战车等当年先进军事科技的白人游牧民,他们是嗜血的武士,从昆仑,甘肃,陕西滚滚而来进入了华北大平原,攻下一座又一座城市,
 
土著农耕民的一部分–炎帝部落联盟在交战失败后直接投降了。而拥有铜冶炼技术的蚩尤部族进行了激烈的抵抗,他们没有战马,但有铜盔甲的步兵,史记记载,蚩尤有角,铜头铁额,长兵大戟,正是当年蚩尤部族头戴牛角头盔,身着铜甲,手持矛戟,铜棍的农耕民重步兵的写照,而苗族古歌中蚩尤拿着的也正是铁铜连枷,这和使用弓箭的黄帝游牧部族形成鲜明对比,所谓九战九败,正是蚩尤部族为保卫自己土地多次击败游牧民的写照
 
但最后蚩尤九黎还是无法抵挡拥有机动和火力优势的黄帝部族的战车与骑兵,黄帝部族改进了弓箭,可以射穿铜甲,分兵四出,摧毁了农耕民的灌溉工程和农田【大约就是就是古神话中的旱魃助战的真相,可能还加上同期黄河流域的旱灾】,九黎无法再种植水稻,于是在最后的会战里,九黎被打败了。
 
蚩尤是伟大的勇士,他最后为保护百姓撤退而被俘,被酷刑处死,他的皮被剥下来挂在空中用弓箭射,他的血肉被切碎强迫被征服者们吃,但这种手段,和希腊史学家记录的西徐亚游牧民的手法完全一样!不过当千年以后,楚国平民-也就是说实际上的九黎之后,刘邦建立汉朝开始,蚩尤被官方崇拜,定为崇高的军神
 
4000年前的游牧民族大入侵是血腥无比的。但人数稀少的黄帝部族最终丢失了他们古老的语言,和当年融入汉族的满族一样。如今的汉族人,大部分血脉还是蚩尤的血
 
历史的黑色幽默是,当年最顽强,最不屈反抗入侵的勇士最后沦落到了蛮荒的边缘,但留下来投降做奴隶的人,却最终以人数和文明彻底同化了入侵者,成了文明的主人,但今天的主人已经彻底忘记了昔日的先祖,反而把先祖当作魔鬼了。
亿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