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一日

    还记得那是一个雨天的下午,窗外濛濛的烟雨模糊了视线,仿佛一切都是从滤光镜看出去的,只有植物们放肆地吸吮着雨水,暗绿色的枝叶正悄悄蔓延。此刻,我的房间也弥漫着潮湿的空气,雨声不断敲打着窗玻璃,我独自面对电脑屏幕,思考下一部小说的开头。

    忽然,急促的门铃声响了起来,就和窗外的骤雨一样让人心神不安。我一向讨厌在这种时候被人打扰,只能屏住不快打开房门——却看到了四张陌生的脸庞。

    为首的年轻男子体形健硕,肤色黝黑,似乎经常从事户外运动。他的头发上还沾着一些雨珠,小心翼翼地问起了我的名字。

    在知道了我就是《荒村》的作者后,他们都松下了一口气。一个皮肤白嫩的小个子女生喃喃地说:“哇,真没想到啊。”

    “没想到什么?”

    “没想到传说中的作者居然这么年轻啊。”

    我搔了搔头,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在夸我。

    女生兴奋地说:“嗯,这里看起来很不错嘛,荒村就是在这里写出来的吧。”

    为首的男生瞪了她一眼,然后微笑着对我说:“对不起,我们都是你的忠实读者和书迷,尤其是读了《荒村》这篇小说以后,我们有许多问题想要当面请教你。”

    原来如此啊,但当时还是有些犹豫,你们不知道,平时我是从不当面接待读者的。但我还是让他们进来了。四个人小心地把雨伞放在门口,身上还有些湿,但我并不怎么介意,倒了饮料招待这些不请自来的访客。

    四个人都背着书包,两男两女,和我一样是年轻人,应该还在读大学一二年级吧。我的猜想得到了他们的证实,另一个高个子女生说:“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韩小枫。”

    然后,她又依次介绍了每一个人,为首的大男生叫霍强,小个子女生叫春雨,最后一个男生叫苏天平。他们都是大二的学生,参加了有名的“知更鸟大学生探险俱乐部”。

    霍强开门见山道:“你所有的书和小说我们都读过,在读了今年第4期的《萌芽》以后,我们都被你的《荒村》震慑住了,反反复复地看了十几遍。我们实在是忍不住了,所以这次特地登门拜访,想请你为我们解答一些问题。”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小说发表后最担心的就是这个:“对不起,你们是怎么知道我的地址的?”

    “这个嘛——”霍强尴尬地抓了抓头,然后说出了一个名字。

    原来是那家伙!居然把我的地址透露给这几个大学生了,下次遇到他一定要骂他几句。

    叫春雨的女生说话了:“对不起,这是我们对他死缠烂打,他被逼无奈才说给我们听的。”

    算了吧,那家伙一定是看到人家漂亮的女学生,经不起诱惑才出卖了朋友的吧。

    “好吧,你们究竟有什么问题?”

    叫苏天平的沉默男生终于说话了:“首先我很喜欢你的这篇小说,我觉得《荒村》实在太奇特了,我发现你的每一个文字都是一个陷阱,一个待解的谜团。请告诉我,在荒村的故事表面之下,一定还隐藏着其他的秘密,是吗?是不是因为篇幅的原因,我觉得你还有许多故事没有透露给我们。”

    韩小枫突然插了一句:“是不是还准备要写一部关于荒村的长篇?”

    “这个嘛——”对于他们的这些问题,我还真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能又随口敷衍了几句。

    但这几个大学生却不依不饶,机关炮似的向我追问着,窗外的雨越下越大,昏暗的天光笼罩着房间,很容易让人产生某种错觉,好像这四个人是从另一个时空赶来的。

    终于,霍强忍不住了说:“好吧,现在请回答一个问题,荒村到底存在吗?”

    “我已经说过几遍了,这只是一篇小说而已,请不要太当真。”

    叫春雨的小女生突然有些激动了:“不,你骗人,荒村一定存在的,它一定存在!”

    看着这女生楚楚可怜的样子,就算再铁石心肠也撑不下去,也许我那位朋友也是因此而“出卖”我的吧,毕竟我们都心太软了。

    我咬咬牙,总算点了点头:“好吧,我承认,荒村确实存在。”

    说完这句话的瞬间,窗外忽然闪过一道耀眼的闪电,然后是一声震耳欲聋的雷鸣,似乎连窗户都在颤抖。难道是不祥之兆?我的心立刻沉了下去——不,我不能这么说,荒村不应该存在。

    可惜,说出口的话已经收不回了,现在想来真是非常后悔。

    当时听完了我这句话,几个大学生都异常兴奋,只有苏天平还保持着冷静,他问道:“那么请你告诉我,荒村究竟在什么地方?”

    “我已经在小说里说过了,荒村在大海与墓地之间。”

    “这我们都知道。现在,我们想要知道的是荒村的确切地址,你在小说里说荒村在浙江省K市的西冷镇,那么K市又是哪里呢?”

    “你们究竟想要干什么?”

    霍强大声地说:“我们想要去荒村。”

    不可思议的是,当“要去荒村”的话音未落,窗外又是一个惊天动地的响雷,震得叫春雨的女生紧紧抱住旁边的韩小枫颤抖了起来。

    我也怔住了,看着窗外一片白茫茫的烟雨。奇怪,这个季节不应该有那么大的雷雨啊。

    猛一回头,那四个大学生都直勾勾地盯着我,他们正等待我的回答。这让我更加心神不宁起来,奇怪的预感如雨水一样打在心里,又如咒语般在我脑中反复叮咛。

    绝不能让他们打开撒旦的大门。

    我斩钉截铁地回答:“不,我不能告诉你们。”

    已期待了许久的四个大学生,立刻像漏了气的皮球一样,尤其是那个叫春雨的女生都快要哭出来了。

    “为什么?”韩小枫显然是个急性子,她立刻冲了一句。

    “不为什么,反正你们不能去荒村。”

    霍强摇了摇头:“不,我们都已经做好准备了,一切野外旅行和探险的装备都已到位,唯独就缺详细地址。不管你是否支持,我们去荒村探险的计划绝不会改变。”

    “取消计划吧,这样的计划毫无意义。我建议你们多关注一下UFO或者是百慕大三角区,不要让幻想压倒理智。”

    “百慕大太远了,而荒村就近在我们身边。”说话的是苏天平,他也有些激动了,“你知道吗?我和春雨就是因为读了你的小说,对你的文字着迷以后才加入了探险俱乐部的。你知道我们是费了多大的劲才找到你的吗?今天又冒着这么大的雷雨登门拜访,你可千万不能让我们这些忠实的读者失望啊。”

    我的读者朋友们,我怎么会让你们失望呢?可是,在荒村这件事上,我绝无退让的余地,我只能硬着头皮说道:“你们回去吧,我是不会说出荒村在哪里的。”

    霍强冷冷地说:“真的很遗憾。不过,就算你不说也不要紧,因为只要荒村这个地方确实存在,那么我们就一定会查出来的。”

    说完,他已经匆匆地离去了,其他几个大学生也都跟在霍强身后。叫春雨的女生是最后一个走的,她在门口又回头看了我一眼,幽幽地说:“我真的很失望。”

    我只能无奈地说了声:“当心外面打雷。”

    目送着四个不速之客消失在楼道间,我的心里忽然有了一种愧疚,该不该这么做呢?他们都是我忠实的读者,我本应该尽力帮助他们的,可是荒村——

    不,不要再提荒村了。

    原本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

    然而,就在四个大学生离去的当天晚上,更奇怪的事情闯入了我的生活——

    那天到了深夜时分,外面已不再电闪雷鸣了,雨水淅淅沥沥地落在窗户上,如同某个女子的手指在敲打。我像平常一样打开电子邮箱收EMAIL,自然我又收到了许多关于荒村的邮件,大体是崇拜有之,谩骂亦有之。但其中有一封邮件的主题引起了我的兴趣——“你漏了那口井”。

    在看到这个标题的瞬间,我的眼皮忽然跳了一下,眼前仿佛又出现那个幽深的圆形洞口——井?

    我的鼠标像是被这个标题击中了一样,一眨眼滑得不知去向了。我连忙挥动了几下右手,总算找到了这只胆怯的老鼠,它被这标题吓怕了吗?

    点击“你漏了那口井”的标题,我打开这封邮件,一行文字跳进了我的视线——

    你好:

    你就是《荒村》的作者吧,如果你认为这封信是骚扰邮件的话,那请你现在就删除它。

    今天下午我读了第4期的《萌芽》,当然不会错过你的中篇小说《荒村》。请原谅,我现在是以一个知情人,而不是以读者的身份来评价你的小说。但我要告诉你,你在小说里遗漏了一样重要的东西,不知你是故意隐瞒还是记性太差,假定你真的去过荒村老宅进士第,而不是道听途说的话。

    还记得老宅进士第后院里的那口井吗?

    你可以不回复。

    打扰了。

    一个读者

    看完这封奇怪的EMAIL,我愣了好几分钟,电脑屏幕上的那些文字似乎跳过了眼睛,直接进入到了我的脑子里。摸着鼠标的手犹豫了几下,我还是没有按下删除钮,而是缓缓闭上了眼睛。

    井?

    在合上双眼的一刹那,那黑黝黝的洞口又出现了——

    小心地把身体探到井口,狭窄的古井里深不见底,似乎沉浸在光阴的漆黑中。突然,几丝波纹出现在了井底,微微荡漾的水纹反射着洞口的光线。瞬间,我在井底的水纹里,发现了自己脸庞的倒影。

    我颤抖着看着井底的自己,就像面对着爱因斯坦假设的“黑洞”,那个亿万光年外的宇宙黑洞正以无限的力量吸收着一切物质,而时间则在它的周围扭曲变形。

    是的,面对这口古井的我,似乎也感受到了一股气息,从井底缓缓地升起,通过狭窄湿润的井壁,宛如婴儿出生的产道,从这狭窄的井口汹涌而出,直喷到我的脸上,我的鼻息间,又随着呼吸而充满了我的胸膛。我摸不到它,但能贪婪地呼吸它,我知道它在这里。现在,它从井里跑出来了……

    它是谁?

    我猛然睁开了眼睛,那口幽深的古井瞬间消失了,眼前还是我电脑的屏幕保护。我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刚才浮现的那一幕实在太刻骨铭心了,我不知道该用恐惧还是忧伤来形容当时的心情,但我知道自己不应该打开那口井,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能做的只能是隐瞒这口井的存在。

    这封奇怪的EMAIL说得对,古井确实存在于荒村,就在古宅进士第的后院里,只是我没有把它写进小说《荒村》里。因为我对这口井有一股特别的恐惧,我无法想象当它进入小说中,展现在无数读者的面前时,会产生怎样的后果呢?

    不,我无法想象。现在,我面对着这封奇怪的EMAIL,不知道对方是如何知道那口井的,或许也仅仅只是道听途说而已?

    虽然,对方说我可以不回复,但我想还是回复一下的好,至少我想知道对方究竟是谁?是穷极无聊幻想出一口古井来吓唬我,还是确实和荒村有着某种关系?

    思前想后,我还是给对方回复了一封EMAIL——

    你好:

    我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你,也不知道你究竟是谁。但现在我必须承认,在进士第的后院里确实有一口古井,请问你是如何知道那口井的?

    一定要回复。

    发完这封EMAIL,我终于关掉电脑长出了一口气,雨点继续敲打在窗玻璃上,宛如荒村海岸渐渐退却的潮汐。

    那晚我并没有意识到,我的生活将因为这两封邮件而发生巨大的改变。
亿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