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四日

    这天我一打开电子邮箱,就开始寻找“聂小倩”的EMAIL。然而,我并没有发现她(他)的任何回复,算了吧,也许对方只是在和我开玩笑而已。

    我说过我在写一部新的长篇小说,我每次写小说都会要查许多资料,以至于我每写一部小说都会长很多知识。好在我擅长使用GOOGLE,所以大部分资料都能在网上搜到。这晚正当我在GOOGLE上狂搜时,忽然有人呼叫我的QQ了,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QQ号码,昵称更让我吓了一跳:“聂小倩”。

    莫非又见鬼了不成?只见“聂小倩”在网络的另一端对我说:我知道你在,快点出来现身。

    我摇摇头,只能乖乖地“现身”了:你从兰若寺里跑出来了?

    聂小倩:别和我提什么兰若寺,现在我们谈谈荒村吧。

    我:你是怎么找到我的QQ的?我可是很少在网上聊天的。

    聂小倩:这你管不着。

    我:你为什么总是盯着我?

    聂小倩:因为是你写了《荒村》,解铃还须系铃人。

    我:这句话什么意思?

    聂小倩:你会明白的。

    我:我发给你的EMAIL收到了吗?

    聂小倩:收到了。你会看到究竟谁是猫,谁是老鼠的。还有,我没有编故事,更没有写小说,如果说谁在“装神弄鬼”的话,那么这个人就是你。

    我:既然要我相信你,那么就请你告诉我,你究竟是谁?

    聂小倩:为什么明知故问?我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

    我:你是说“聂小倩”?算了吧,那聂小倩和荒村又有什么关系呢?

    聂小倩:这个我也想知道。

    我:我受不了你了,我觉得你在对我搞恶作剧。

    聂小倩:不,我保证你很快就会相信我的。

    我:打住吧,我再也不想看到“聂小倩”了。对不起,我下线了。

    聂小倩:你逃不了的。

    我像逃生似的下了线,然后干脆连电脑都关掉了。

    真没想到这个“聂小倩”居然追我追到QQ上来了。不管对方是不是恶作剧,只要想想和“聂小倩”聊天,就足以让我联想到《聊斋志异》了。看来连上网都不安全了,这件事真是棘手,这时候我想到了叶萧——不,现在还没到打扰他的时候。

    我闭上眼睛躺了一会儿,心跳忽然莫名其妙地加快了——我的手机铃声响了。

    午夜响起的铃声总让人烦躁不安,我缓缓拿起手机,看到了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难道那个神通广大的“聂小倩”连我手机号码都知道了?

    我犹豫了好一会儿,《歌剧院幽灵》的铃声始终在响着,似乎在拼命地催促着什么。终于,我忍不住通话了,手机里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略微有些刺耳,然后又平静了下来,仿佛是某种奇怪的呼吸声。

    “喂!说话啊!”

    我对着手机叫了几声,但那头始终都是那种奇怪的声音,正当我要结束通话时,一阵吵闹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喂,你好。我是霍强啊。”

    手机的信号很不好,有很多我从来没听到过的杂音——“嘶嘶”的缠绕在里面。

    “霍强?”这个名字似乎有些耳熟,但一时却又想不起来。

    “就是几天前来找你的大学生,我们一共四个人来拜访你的。”

    “对,我想起来了。现在都半夜了,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们想告诉你,我们现在已经到了。”

    我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到了?到哪儿了?”

    “荒村——”电话里他的声音显得异常兴奋,“我们已经到荒村了。”

    这句话我听清楚了。我的手机差点没从手上摔下来,一瞬间我的脑子有些乱,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我语无伦次地问:“到了?做梦的时候到的吧?”

    “没有,我们真的到了!”这回说话的人换成了女生的声音,“我是韩小枫,我们确实已经到了荒村,几分钟前才刚刚赶到,现在我们就在村口的石头牌坊底下。我们用手电筒照到了牌坊上的字,和你小说里写的一样:贞烈阴阳,对吧?”

    手机里似乎还夹杂着海风的呼啸声,现在是涨潮还是退潮?我只能机械式地回答:“没错,你们是怎么找到荒村的?”

    “不要担心,我们是自己查到的。好了,现在我们要进入荒村了。”

    “别那么着急,你们还可以等等。”

    “等等?现在可是深更半夜,难道你想让我们露宿在山上过夜。”

    “这——”

    我还想再说什么,但被她打断了:“好了,我们还会和你联系的,那么晚打扰你,实在很抱歉。拜拜。”

    对方手机挂了。

    我拿着手机怔了许久,耳边似乎还回响着荒村那可怕的风声。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了,索性走到窗边透了透气,希望能冲淡刚才的通话所带来的压抑感。

    他们真的到了荒村?

    不,噩梦开始了。
亿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