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七日

    昨天晚上又没睡好,早上艰难地爬起来后,我用了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考虑如何摆脱那可恶的骚扰。中午,我终于打开了手机,立刻收到了好几条短消息,让我感到惊讶的是,其中有一条正来自荒村——

    “有重要的事情问你,请打我手机,霍强。”

    霍强?我想起来了,就是去荒村的那四个大学生里为首的一个。

    这条来自荒村的短信让我心里一颤,我又看了看短信发出的时间,是昨天上午10点。昨天为了防止骚扰,我把手机关了整整一天,也许他们真的出了什么事?

    我在房间里徘徊了好一会儿,终于拨通了霍强的手机。

    电话那头传来霍强焦急的声音:“喂,是你吗?昨天我们给你打了一天的手机,可你一直都是关机。”

    现在声音很清晰,并没有上次奇怪的杂音,我冷冷地问道:“快说吧,出了什么事?”

    “我们找到了那间叫进士第的古宅,果然和你小说里描述的那样,深宅大院,阴森恐怖。但是,偌大的古宅里一个人都没有,所有的房间我们都找遍了,全都是空的。”

    “欧阳先生不在家吗?”

    “什么欧阳先生啊,是你小说里编出来的人物吧?”

    我感到了一些不对劲:“你什么意思?”

    “昨天我们去问过村民们了,他们说欧阳先生在八个月前,就因为癌症病死了。”

    “什么?”

    “欧阳先生是个死人,八个月前就已经死了,荒村所有的人都这么说的,我们甚至还在山上发现了他的坟墓。”

    瞬间,我的后背心有些发凉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我没有骗你啊,怪不得你在小说里写欧阳先生全家都死光了,是不是啊?”

    “不。”我一下子懵住了,不知该如何向他们叙述我所看到的一切——忽然,我预感到了什么,仿佛荒村的气息已通过电波传入了我的房间,我立刻大叫了起来:“霍强,你们现在在哪里?怎么样了?”

    “就在进士第里,我们四个人都在啊。”

    “快离开,你们快离开荒村,立刻回到上海来。”

    但霍强在电话里执拗地说:“不,我们还没有知道荒村的秘密,我们不能离开。”

    他把电话挂掉了。

    许久,我的思维才从混乱中慢慢恢复了过来,仔细地回想着刚才霍强说的话——欧阳先生真的死了?

    他说欧阳先生在八个月前就死了,可我在四个月前抵达荒村时,不是亲眼看到了欧阳先生吗?他还热情地招待我住在进士第古宅里,关于欧阳家祖先的那三个故事,也都是他亲口告诉我的。

    如果真如霍强所说,欧阳先生在八个月前就死了的话,那么四个月前我在进士第里,见到的那个欧阳先生又是谁呢?

    难道他是——不,我不敢再想下去了,虽然我写过那么多惊悚小说,可从没真正经历过这种可怕的事情:活见鬼。

    不可思议!我只能用不可思议来形容这件事。

    想想这个曾经与自己面对面接触过的人,居然在当时已经死去了好几个月,这叫人怎么相信呢?

    这时候我的脑子又乱了,正常的逻辑已经无法解释这一切,难道这也是荒村神秘的一部分吗?

    突然,我想到了一个人。

    他就是叶萧。

    读过我长篇小说的人都知道,叶萧是我的表兄,也是一位优秀的警官,他曾多次出现在各种神秘案件中,也曾经给予我许多帮助。

    现在我遇到了如此棘手的事情,能帮我的人看来只有叶萧了。

    晚上,我来到了叶萧的家里。

    我的突然造访让叶萧有些意外,他还是过去那副样子,年轻冷峻的脸庞里透着一股成熟气息。他说他最近刚办完一个神秘的案件,这几天正好在休假中。而且,他也看过第4期《萌芽》里的小说《荒村》。

    寒暄几句后,我便直入主题,把从几个月前我去荒村,到回来以后发表的小说《荒村》,以及最近我遭遇的几件麻烦事情,全都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叶萧。

    我说着说着,不免自己有些害怕起来,这完全不是我一贯的风格啊。说完最后一个字,我额头上的冷汗都掉了下来。

    听完这一切之后,叶萧半晌都没有吭气,他还是那样冷峻沉着,默默地回味着我说过的每一个细节。但这一次他陷入了长考之中,这像一个围棋高手突然遇到了一盘难解的残局。

    然而,他的回答却让我失望了:“你确定这些都是真的吗?”

    “当然,当然是真的,你以为这是我的幻觉,或者又是一部小说吗?”

    叶萧淡淡地回答:“你先不要紧张,我理解你的心情。现在,主要有两件事让你非常头疼:第一件是去荒村探险的那四个大学生,今天他们在电话里告诉你,你在四个月前见到过的欧阳先生,其实早在八个月前就死了,这让你陷入了深深的恐惧之中。第二件是有一个自称聂小倩的神秘女子,她利用荒村的一些荒诞不经的传说,不停地骚扰着你,甚至还悄悄地跟踪你。”

    “没错,你一定要帮我。”

    “放心吧,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只是,我觉得你不应该继续插手,就让这些事情过去吧,过不了多久大家都会遗忘的。”

    “好吧,那请你告诉我,我现在该怎么办?”

    “第一件事现在没法解决,除非你自己再去荒村一趟。”

    我立刻摇了摇头:“不,我不会再去的。”

    “不过,第二件事我倒可以帮你一把。”
亿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