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第十一日

    整整一天,我都在写新的长篇,我希望这部小说能够跳出我原有的思路和框框。我知道这过程将会是非常痛苦的,但我并没有想到,还会有更痛苦的过程在等待着我。

    晚上,叶萧突然来到了我家里。

    他面色冷峻地闯进来,用一种冷酷的眼神盯着我,顿时让我心跳加快起来。虽然他是一个警官,但平时待我还是很随便的,我说过我写过许多关于他的小说,他经手的许多神秘案件,我也是亲身参与的,我们可以说是兄弟加挚友的关系。但是,他从来没有用这种目光看过我,那是一个警官特有的怀疑目光。

    终于,我忍不住问道:“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你今天去哪儿了?”

    “哪里都没有去,就在家里写小说。”

    叶萧淡淡地说:“别那么紧张嘛。”

    “发生什么了?”

    “今天上午,我接了一个案子。”他在我的地板上踱着步说,“死者是一个大学生,死在学校的寝室里,同寝室的同学早上醒来,发现他睡在床上怎么也叫不醒,才发现他已经死了。”

    “他是怎么死的?”

    “下午已经做过初步的尸检了,死因是心肌梗塞。”

    “那就是自然死亡喽?至少可以排除他杀。”

    “可是,死者并没有心脏病史,而且死者的表情非常怪异,好像是极度惊恐的样子。”叶萧又拧起了眉毛,“那种表情实在太恐惧了,到现在仿佛还在我眼前晃动。”

    “他会不会在半夜里见到了什么?”

    “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可他同寝室的同学们都作证,从凌晨时分他回到寝室睡下,一直到发现他死亡的几个小时里,寝室里的四个同学,没有一个人听过或看到过任何异常的情况。”

    “这么说来,他是死在睡梦中了?”我使劲摇了摇头,“这实在太离奇了。”

    “对,法医也认为他的死因非常离奇,因为死者心脏既无器质性疾病,死时又没发生过其他事情,那么唯一的可能是——死者是在做噩梦的时候,被自己活活吓死的。”

    “做噩梦?”

    我还从来没听说过这样的事情,做噩梦把自己给活活吓死。

    “这只是我的一种推测而已,就连法医也不太相信这种事情,可能是做的噩梦过于恐怖,在睡梦中严重刺激到了心脏,使之突然心肌梗塞,瞬间停止了呼吸而死亡。”

    “这真可怕,就像有人突然受到了惊吓,立刻就停止了心跳一样。”

    叶萧点了点头:“对,有时梦中的惊吓更加恐怖,也更加致命。”

    “是啊,有时候我半夜里做噩梦醒来,发觉自己满头大汗,心跳也快得不得了,许多人都有过这样的体验吧?只是还没到被自己吓死的地步,可我还是不太敢相信,好像还从来没发生过这样的事啊。”

    “对,我也从未听说过。所以,我觉得这件事太离奇了,那个大学生也死得太蹊跷了,这件事背后一定还有什么秘密。”

    “什么秘密?你调查过吗?”

    突然,叶萧直视着我的眼睛说:“是的,我调查过了——在死者的手机里,我找到了他的通话记录,在昨天半夜十二点钟,他的手机曾打出过一个电话。而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已拨出的电话号码,正是我的表弟——你的手机。”

    我的心一下子坠落到了井底,摔成了无数块碎片。我无力地坐下,吃吃地问:“死者叫什么名字?”

    “霍强。”

    “天哪,就是他——”但我突然又忍住了。

    叶萧冷冷地说:“我知道你一定认识死者,所以我才来找你。”

    “他怎么会死在寝室里的呢?”

    “据与霍强的四位室友说,前几天霍强去了外地,昨天凌晨两点才回到寝室里,一到寝室就匆匆睡下了,直到早上同学们起来,才发现霍强已经死了。”

    我继续僵在那里,真难以置信,昨天子夜霍强还给我打过电话,可几小时以后,他就死在了自己的寝室里——他真的死于噩梦吗?还是噩梦才刚刚开始呢?

    叶萧显然从我的眼睛里发现了什么,他追问道:“你怎么了?想起了什么,是不是?”

    我坐在椅子上,茫然地点了点头。

    “好的,同学们说前几天霍强去了外地,你知道他去了哪里吗?”

    沉默了好一会儿,我终于吐出了那两个字——

    “荒村。”

    叶萧略吃一惊:“荒村?那不是你小说里的地方吗?”

    “对。叶萧,我不是对你说过吗?曾经有四个大学生来找过我,他们决心去荒村探险,几天前他们真的找到了荒村,还几次给我打电话。”

    “我明白了,霍强就是那四个大学生中的一个,是吗?”

    我慌乱地点了点头:“昨天子夜十二点钟,我接到了霍强打给我的手机,他说他刚刚回到上海,正在汉中路的长途汽车站,准备和同伴们一起回学校。”

    “别紧张,你提供了重要的线索。”

    虽然叶萧只比我大三岁,但看上去要比我老成许多。接下来,他向我询问了那四个大学生的详细情况,我把知道的情况全都告诉了他,没有任何的隐瞒。

    看起来叶萧对我的回答很满意,我们又聊了一会儿,他让我保持镇定,不要因此而担心,更不要深入到这件事里,就像我在小说里写的那样——恐惧源于未知。

    晚上九点,叶萧离开了我家。

    房间里只剩下我一个人,呆呆地面对着窗外的黑夜。直到现在,我还是无法接受叶萧带来的消息,我下意识地摸了摸手机,似乎霍强还在与我通话。可他居然死了,就在与我通话结束后的几小时里,他究竟梦到了什么?

    想到这里,我倒吸一口冷气,一股强烈的预感充塞了我的心头,瞬间就把叶萧的关照忘得干干净净了。不,我一定要知道真相,霍强究竟是为何而丧命?

    在这强烈的意念驱使下,我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趁着夜色匆匆跑出了家门。我在马路上叫了一辆出租车,便向霍强所在的大学疾驰而去。

    将近十点钟,我终于赶到了目的地,好不容易才骗过门卫,闯进了这所全国有名的大学。我已经从叶萧那里知道了霍强的班级,很快就找到了他所在的寝室楼。

    这栋四层的寝室楼显得很旧,我低着头走上楼梯。在昏暗狭窄的楼道里,我似乎能看到几个黑影,还有一些嘤嘤的哭泣声。

    在这幅看似虚幻的景象里,我大着胆子走到那几个可怕的黑影中间。楼道里的灯一下子亮了起来,一阵轻微的尖叫响了起来,惨白的灯光照亮了那几张年轻的脸。

    我立刻叫出了他们的名字:“韩小枫?苏天平?春雨?”

    原来是和霍强一起去荒村的那三个同伴,他们都面色苍白地看着我,苏天平哆嗦着问道:“你……你怎么来了?”

    我看着他们阴惨的脸说:“我已经知道了——”

    “霍强死了,他死了……”

    春雨又轻声地哭了出来,韩小枫一把搂住了她。

    “我能去霍强的寝室看看吗?”

    “当然。”

    苏天平点点头,打开了身后的房门。我小心翼翼地跨入房门,环视着这个大约二十平方米的房间,两边摆着双层床,窗边堆着许多杂物,散发着一股男生寝室里特有的怪味。

    “寝室里其他人呢?”

    “早上刚死了人,谁还敢住在这屋里呢?他们都已经搬出去了。”

    苏天平指了指一张床的下铺说:“这就是霍强睡觉的地方。”

    显然,床上都已经整理过了,看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我回头问了问:“他还留下什么东西没有?”

    “都被学校收起来了,这里什么都没留下。”

    这房间的感觉让人窒息,不知道是不是死人留下来的气味,我匆匆地回到了楼道里,趴在栏杆上深呼吸了一口。我回头看着韩小枫说:“昨天半夜,你们是一起回学校的吗?”

    “是的,我们一起回到了学校,就立刻回各自的寝室了,没有发生过其他事情。”

    奇怪,现在韩小枫又显得如此冷静,不像那天她给我打电话时的惊慌失措。而春雨依旧靠在韩小枫的肩头哭泣着。

    “你们知道——”我开始大声地问他们,“你们知道霍强为什么死的?是不是?”

    他们三个人都微微一颤,彼此间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回答我的问题。

    我轻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说:“你们确实知道。”

    但他们依然不回答,楼道里死一般沉默,灯光照射在他们的脸上,宛如涂上了一层白色颜料。

    “那你们能否告诉我——你们在荒村发生了什么?”

    又是长久的沉默。

    终于,春雨抬起了头来,这个生得小巧玲珑的女生低声道:“不,我们什么都没有看到……什么都没有看到……”

    我摇了摇头,又对韩小枫说:“韩小枫,你不是在电话里说你看到了吗,看到了什么?”

    “不,那是一个噩梦,只是噩梦而已。”

    “可霍强就是死在噩梦里。”

    韩小枫的嘴唇颤抖了起来,喃喃地却说不出话来。

    忽然,苏天平烦躁不安地叫了起来:“够了!求求你不要再过问了,我们会管好自己的。”

    “不,为什么要隐瞒?是因为恐惧吗?”

    苏天平把脸撇到了一边,他们三个人都不再说话了。

    我又叹了一口气,看来今晚不会再有什么收获了。我把语气放缓下来说:“如果你们需要我的帮助,随时都可以打电话找我。”

    说完,我悄然离开了这栋寝室楼,在黑夜的校园里穿行了好一会儿才走了出去。

    等我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将近子夜了。

    我疲倦地倒在床上,忽然猛地吸了吸鼻子,似乎又闻到了那间男生寝室里的气味。

    噩梦的气味?

    也许是冥冥之中的安排,我注定要卷入这件事中,因为一切都源自于我写的小说《荒村》,如果不是这篇小说吸引了他们,那霍强还会死吗?是的,事到如今我已经骑虎难下了。

    忽然,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我立刻接起了手机,电话里传来一个颤抖的女声:“喂……我是……韩小枫……”

    是她?我立刻让自己安静下来,用平和的语气问道:“韩小枫,有什么事吗?”

    “非常抱歉,刚才我们都没有说实话,我不敢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我们确实在荒村发生了一些事情。”

    听得出她的声音还是很紧张,而刚才她又不敢说出口,就只能偷偷地给我打电话了。

    “我早就料到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说来话长,电话里说不清楚。明天早上,你到学校里来找我好吗?”

    然后,她把她寝室的位置告诉了我,明早九点钟,她会在女生寝室楼下等我。今天实在太晚了,我没有继续问下去,草草结束了通话。

    我深吸了一口气,终于可以知道他们在荒村的情况了,可苏天平和春雨为什么要隐瞒呢?也许,还会有更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吧。
亿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