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第二十一日

    上午,当我醒来的时候,阳光已洒满我额头了。我恍惚着爬起来,整理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到楼下去找小倩了。

    但她不在房间里,我在走廊里大声叫着小倩,却没有任何回音。回过头才发现柜子上有张纸条,她说她上班去了,微波炉里有给我准备的早餐。

    打开微波炉,还是和昨天一样的早点心。早餐吃完后,我坐在房间里看了一会儿书,忽然手机响了起来。

    没想到居然是孙子楚打来的电话,他说他正在我家门口,来把那些玉器还给我,却发现我不在家。我只能告诉他,我这几天住在外边,地址是安息路13号。

    二十分钟后,楼下响起了敲门声,果然是孙子楚站在大门口,手里拎着我给他的箱子。我连忙跑到外边去,把他给带了上来。

    孙子楚小心翼翼地看着这房子,嘴里不停地啧叹:“你可真会找地方啊,这种房子想必是写恐怖小说的好环境吧。”

    我实在没心情和他开玩笑,将他带到了二楼的房间里。好在我已经做好了准备,所有与小倩有关的东西,都被我藏到柜子里去了。

    他又环视了这房间一圈,用羡慕的口气说:“将来我也住到这种地方写论文就好了。”

    然后,孙子楚打开了箱子,还是用报纸团包裹着,他还加入了许多泡沫,把那五件玉器小心翼翼地拿了出来,说:“你仔细看一看,有什么问题就说。”

    这五件来自荒村地下的玉器,现在整齐地呈现在我的眼前,我拿起它们仔细地看了看,并没有什么磕碰和损坏的痕迹。我点了点头:“没问题,谢谢。那么鉴定结果怎么样?”

    “我说过,我会邀请最优秀的玉器鉴定专家,他们对你这五件玉器的鉴定结果是:一级真品。”

    瞬间,我心里微微一颤:“它们真的是良渚古玉?”

    “没错,它们确实是五千年前的良渚玉器,无论是其材质,还是形状、纹饰和雕刻技法,都符合地下出土的良渚玉器特征。这些都是经过权威专家鉴定的,你就放心吧。”

    “能不能说得详细点?”

    “好吧,从矿物学角度看,玉可分为硬玉和软玉两类。硬玉就是通常所说的翡翠,主要产于缅甸;而软玉是一种具链状结构的含水钙镁硅酸盐,它是造岩矿物角闪石族中以透闪石、阳起石为主的一种特殊矿物。”

    孙子楚说得头头是道,一套套专业术语,看来从玉器专家那学了不少吧。我不想浪费时间,径直问道:“那么良渚文明用的是什么玉呢?”

    “良渚文明是中国玉器文明之源头,中国传统玉器主要采用软玉,以新疆的和田玉、中原的南阳玉和蓝田玉最为有名。良渚文明出土玉器数量之多,造型之精美举世罕见,世界各国学者都很关注,甚至有人提出了‘玉器时代’的观点。”

    “我只知道青铜时代和铁器时代,哪来的玉器时代?”

    “中国神秘的远古文明,在石器时代结束之后,青铜时代开创之前,还存在着一个‘玉器时代’,那个时代的人类认为玉器具有神秘力量,谁控制了玉器谁就控制了文明。至于良渚文明,因其使用玉料的数量惊人,肯定要有丰富的地下玉矿来供给。”

    “玉矿?”我忽然想到了地下的宝藏。

    “问题就出在这里了。在良渚文化范围内的考古发掘中,从未发现过古代玉矿遗址。也有人认为玉料是从辽宁或新疆运来的,但上古时代交通极不便利,千里迢迢运送大量玉石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可天上不可能掉下玉石来。”

    “没错,所以我认为在良渚文化的区域内,或者在其附近的山脉中,一定存在着某个被遗忘的古代玉矿。古老的文明可以神秘消亡,但地下宝藏却应该是永存的。”

    我连连点头:“良渚文明的千古之谜——就是地下宝藏?”

    “不,良渚文明留给我们的谜团实在太多了,玉藏之迷仅仅是许多个谜中的一个。”

    “你的意思是说:良渚文明本身就是一个谜?”

    “良渚文明的兴起是相当神秘的,它刚产生的时候,周边地区的文明程度并不高,最近很热门的三星堆文明,要比良渚文明晚一千多年。五千年前,良渚文明在东方所达到的高度,足以与同时代的古埃及文明与古美索不达米亚文明比肩。”

    “这一定有着某种特殊原因吧。”

    孙子楚点了点头:“是的,在出土的良渚玉琮上,经常出现一个奇特的图案,被称为‘神徽像’,其上部刻着倒梯形的神人脸,两眼圆睁,牙齿露在外面,头上戴着插满羽毛的皇冠,双手抓向下面的兽头。在古玛雅和古印加文明中,也都有类似的羽冠图案。它们都和良渚文明一样,留下了大量风格诡异的玉器和遗迹,迅速地兴起迅速地衰亡。”

    “你认为良渚文明和玛雅文明有关?”

    “这只是我个人观点。”

    “那么良渚文明究竟到了何种程度?”

    “一个拥有宫殿、王陵和金字塔的文明,你说它到了何种程度?余杭的莫角山遗址,足以让任何一个人惊叹,它是良渚文明的政治、经济、宗教中心,发现有规模宏大的‘宫殿广场’,1万多平方米的建筑基址,被称为5000年前的紫禁城。还有大量高级墓葬,巨型棺椁里有着精美的玉器。埃及保存着一百余座金字塔,而良渚文明也有超过100座被考古界称为‘土筑金字塔’的高台。”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既然达到了如此辉煌的高度,那为什么突然衰亡呢?”

    “这又是一个迷了。”孙子楚意味深长地叹了一声,“最多的说法是自然灾害:四千多年前,全球海平面升高,江南大部分土地被水淹没,良渚文明遭到了‘灭顶之灾’。但还有一种说法:良渚文明对玉器非常痴迷,他们把大量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玉器的开采和制作上。玉器在任何时代都是奢侈品,良渚文明因此陷入了极度奢侈的不良风气之中。”

    “奢侈亡国?”

    “没错,但无论是‘水灾灭顶’说,还是‘奢侈亡国’说,都没有肯定的证据。也许,良渚文明真的和古玛雅人一样来无影、去无踪。”

    就这样两个钟头过去了,孙子楚就像Discover频道主持人,滔滔不绝地讲述神秘的良渚古国。

    听着他的长篇大论,我心里忽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这个五千年前的本土神秘文明,究竟和荒村有着什么样的关系呢?可我实在想不通啊,荒村位于浙江东部的沿海,并不处于良渚文明中心的太湖流域,而且良渚文明距离今天实在太遥远了,那些荒村发现的玉器,会不会是在其他地方出土的文物呢?

    我只能摇摇头,脑子里已经乱成一团。看到那五件玉器,心里又像是被什么刺了一下似的。孙子楚帮着我把玉器收好了,他嘱咐我一定要小心谨慎,要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这些东西可都是国宝级的。

    “不过,这种鬼地方也不会有人来的,反正我就住几天而已嘛。”

    中午,我陪着孙子楚到外边去吃午饭,今天自然是我请客了。在饭店里我没说多少话,有些事情我不敢告诉他,因为以他的性格,再加上职业习惯,肯定会打破砂锅问到底。与其再多一个纠缠于此事的人,不如让我自己一个人来扛吧。

    孙子楚喝了许多酒,而我则是滴酒未沾。席间他已经醉醺醺地胡言乱语了,最后我扶着他走出饭店,将他塞进出租车送回去了。

    回到荒村公寓后,我立刻上到二楼的房间,将那只装着玉器的箱子,拎到三楼走廊最里面的房间里。那里正好摆着一副梯子,通往天花板上面的阁楼。我小心翼翼地爬上梯子,将那只箱子放在阁楼的角落里,这样就应该安全了吧。

    入夜后,我草草吃了一顿晚餐,就再也不敢关灯了——根据前两天的经验,只要在一片漆黑之中,我的眼睛就会看到那些离奇的景象,五十多年前的女子若云,那些曾经生活在这栋房子里的人。然而,只要电灯一打开,他们就从我的眼睛里突然消失了。

    在荒村公寓的楼上楼下转了一圈,只要电灯泡没有坏,所有房间的灯都被我打开了。虽然,这些旧灯泡发出的光线,都如烛光一样昏暗,但我想如果从外边看荒村公寓的话,一定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几乎每个窗户里都透出几缕暗光,整栋房子仿佛回到了三十年代,宛如一部爱情电影的名字:《时光倒流七十年》。

    不过,如果是外边那些拆迁工人,突然看到这栋空关多年的老宅,一下子亮出了那么多灯光,大概会被吓个半死吧?也许,人们会以为几十年前的鬼魂全都跑了出来,开一场只属于荒村公寓的幽灵晚会。

    可惜,今天不是万圣节。

    想到这里,我突然笑了出来,我自己也感到奇怪,都到了这种境地怎么还笑得出来。

    晚上十点钟,小倩终于回来了,乌黑的头发闪着湿润的泽光,看来她已经在外边洗过澡了。女人的眼睛总是尖锐的,她立刻从我的眼睛脸上发现了什么:“今天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啊?今天我在三楼躺了一整天。”

    但她打开柜子看了看说:“你怎么把我的东西都藏到这里面了?是不是今天有人来过这房间?”

    唉呀,又给她发现了,我尴尬地傻笑了一下,只能把孙子楚来过这里的事情,老老实实地告诉了她。我顺便也向她简单地介绍,五千年前神秘的良渚文明。

    听完我说的这一切之后,小倩冷冷地说:“你是说那些神秘的玉器,把良渚文明与荒村联系在了一起。”

    “对,或许这就是荒村秘密的入口?”

    小倩目光锐利地对准了我的左手:“那么你手指上的东西呢?它也是五千年的神秘玉器?”

    我的心里又“咯噔”了一下,看着自己手上的玉指环,它像个寄生虫一样“长”在我的手指上,似乎已与我融为一体。我用右手遮住玉指环,哀伤地说:“我这是怎么了?像个傻子一样卷进来,看着四个人相继死去却无能为力,现在自己的手上又被套上了这个魔咒似的东西,眼睛里看到的全是幽灵的脸孔——我究竟是怎么了?”

    “这不是你的错。”小倩忽然靠近了我,她的语气变得异常柔和,“不用担心,有我在你身边,你就不会有事的。”

    终于,我克制不住自己了,将这几天所有的烦恼都发泄了出来:“有你在我身边?你以为你是谁?聊斋里的聂小倩,还是五千年前的良渚女巫?”

    她静静地听着我说完,表情是那样镇定自若,一句话也不说,就这么看着我的眼睛。

    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了,我低下头抱歉着说:“对不起,我不该对你发脾气,你知道我是从不发火的,可现在这种境地让我太绝望了。”

    小倩依然盯着我的眼睛,淡淡地说:“没关系。”

    “真的没关系吗?刚才我是不是吓到你了?”

    “不,你永远都不可能吓到我的。”

    忽然,她伸出手揉了揉我的脸,微笑着说:“早点休息吧,睡着了就不会恐惧了。”

    我点了点头,但走到门口又回头道:“可睡着了还有噩梦呢?”

    小倩还是微微一笑说:“晚安。”

    在卫生间里洗了一把澡,我便回到三楼的房间去了。今晚所有的灯都亮着,其实我很不习惯在有灯光的房间里睡觉,但也只能咬着牙,闭上眼睛席地而眠了。

    昏暗的灯光始终刺激着我的眼皮,我辗转反侧了许久才睡着了……不知过了几个小时,忽然有什么声音刺激到了我的耳膜,使我从黑暗中缓缓苏醒了过来。

    我的心立刻荡了起来,那声音带着某种特殊的旋律,催促着我睁开了眼睛。三楼的灯光还亮着,那声音似乎是从底楼传来的。我跌跌撞撞地跑到外面,终于听出那是钢琴的声音。

    荒村公寓里怎么会有钢琴的声音?我侧耳倾听了片刻,觉得这旋律有几分熟悉——对,是李斯特的钢琴曲《直到永远》,也是我一直很喜欢的音乐。

    循着那匈牙利人谱写的旋律,我蹑手蹑脚地走下旋转楼梯。底楼的大厅里一片漆黑,奇怪了,我记得这里的灯应该是亮着的。但那泉水般的钢琴声,却如诱人的少女吸引着我,让我瞬间忘掉了恐惧。

    此刻,在这黑夜的荒村公寓中,响彻着李斯特的钢琴曲,我感觉自己到了十九世纪,在匈牙利黑暗的森林中,倾听着城堡里少女的钢琴和歌声——我无法用更多的语言来形容了,那钢琴绝妙的音色,再加上李斯特的旋律,仿佛是一对天生的情人,正在这荒凉的黑夜里两相厮守,窃窃私语,柔情似水,正如这曲子的名字——直到永远。

    钢琴声在这古老的房子里湍湍流淌着,引诱着我发现了那线亮光,那是大厅旁边的房间,琴声正是从这里传出的。那是欧阳家族拍全家福照片的房间,在墙边有一架名贵的旧钢琴,但它内部早已经坏掉了,是不可能发出任何声音的。

    我默默走到门口,一片怪异的柔光照亮了我的眼睛,我看见了——

    在这宽敞的房间里,焕然一新的钢琴打开了盖子,十根葱玉般美丽的手指,正在琴键上舞动着,音波随着她的手指流淌而出,回旋在整个荒村公寓。

    我的目光随着那双柔软而白皙的手指,渐渐移动到她的手臂和脖颈上,不知从何而来的幽光,如流水般泼撒到她皮肤上,再溅起片片水花,弹入了我的瞳孔中。

    没错,还是她——若云。

    我像是做梦一般,看着这个五十多年前的美丽女子。她穿着一身长长的裙子,白色的裙摆覆盖着双脚,黑发披在肩后。她全神贯注地倾注在钢琴上,眼睛几乎是半闭着,十指只要一触到琴键就会发出音符,她是那样如痴如醉,似乎正体会着这支曲子的灵魂——永恒的忧伤之爱。

    正当我几乎无法自持时,钢琴声突然停止了,若云的双手停在半空,手指微微颤抖。然后,她缓缓回过头去,目光对准了身后——

    现在我才发现,房间里还站着一个人,一个风度翩翩的年轻男子,穿着黑色的衣服,笔直地站在窗边,光线照射在他的脸上,却是惨白惨白的。

    ——他就是若云的丈夫,欧阳家的传人。

    房间里鸦雀无声,光影在男子的脸上晃来晃去,他缓缓走到若云身边,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

    我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这时我才感到手指上隐隐作痛,原来这疼痛已经持续很久了,我颤抖着看了看自己的左手,柔光照射在玉指环上,那些猩红色的污迹,仿佛越来越鲜艳了。

    “不!”

    恐惧到极点的我高声叫了起来,瞬间那片白光消失了,房间里又沉入了一片黑暗,眼前什么都看不到了,我惊慌失措地摸着墙上的开关,但好一会儿都没摸到。

    忽然,一只手搭到了我的肩膀上,我颤抖着回过头来,却闻到了一阵淡淡的暗香,几缕发丝抹到了我的脸上。

    房间里的电灯亮了起来,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了眼前,原来是小倩。她正睁大着眼睛站在我面前,与我相隔不过几厘米,我甚至能感到她的呼吸正扑到我脸上。

    我们就这样怔怔地看着对方,十几秒后小倩后退了几步,脸颊泛红地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也想这样问你呢。”

    小倩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衣,她抱着自己肩膀说:“刚才我做了一个梦。”

    “噩梦?”我连忙摇了摇头,“噩梦”已经成为这个故事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了。

    “不是噩梦。”她忐忑不安地走到那架钢琴前面说,“我梦到了钢琴的声音,那首钢琴曲非常美,好像是——”

    “匈牙利钢琴大师李斯特的《直到永远》。”

    小倩低着头说:“这段梦中的钢琴曲,使我产生了奇怪的感觉。于是我走出房间,当走到楼梯口时,突然听到你大叫了一声,我立刻就走过来了,却看到一个黑影站在门口。”

    “然后你打开了电灯?”

    说着,我也走到了钢琴旁边,看着依旧破烂不堪的钢琴,怎么也无法想象,它居然能弹出那么美妙的声音。我打开了上面的盖子,伸手在琴键上按了几下,还是什么声音都发不出。

    那么,我刚才听到的钢琴声又是怎么发出的呢?难道那也是五十多年前的钢琴声吗?可是,这琴声怎么又跑到小倩的梦里去了呢?

    小倩伸手捅了捅我说:“你在发什么呆啊?”

    我苦笑了一下:“我在想刚才听到的,还有看到的一切。”

    “你究竟听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好吧,我现在相信你说的话。”

    看着她的诱人的眼睛,我不由得点了点头,把刚才看到的一切离奇景象,都如实地告诉了小倩。

    但她听完以后,仍将信将疑地问:“你真的看见了五十多年前的人?”

    “是的,我看到了若云。”我轻轻念出了这个名字,同时抬头看着天花板,似乎在说给某个幽灵听,然后用骈文式的语气说,“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绝非梦境。”

    我环视了房间一圈,摇了摇头说:“深更半夜的,不要站在这里,我们上楼去吧。”

    小倩似乎相信了我的话,也赶紧跑出了这房间。

    回到了二楼,我感到自己浑身上下疲惫不堪,轻声地对小倩说:“睡个好觉吧。”

    然后我跑上三楼,躺到了席子上。这时,我才发现手指已经不再疼了,玉指环也没有了异样的感觉,盯着那块红色的污迹,我忽然感到了什么——

    难道是因为这枚玉指环?不,我赶紧闭上了眼睛。

    窗外,长夜正漫漫……
亿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