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第二十二日

    清晨,凉风从三楼窗口吹进来,爬山虎的气味总算淡了一些。我躺在冰凉的草席上,微微睁开眼睛,一个白色的影子晃动在我头上,在白色的上端又垂下来黑色的瀑布,我知道就是她了。

    我的眼睛渐渐地看清了,小倩穿着一件白色的睡袍,黑发垂在胸前,低头俯视着我。她的目光是那样奇怪,像电流一样滚过我的身体,使我浑身都不自在。我看了看窗外,阳光还没有射到房间里,大概只有清晨六点多吧。我迷迷糊糊地爬起来说:“你怎么上来了?现在还早着呢。”

    小倩的脸色苍白,额头还有些一些汗珠,几缕发丝贴在她的脸上,又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了,她用幽幽的气声回答:“刚才,我做了一个噩梦。”

    “又是噩梦?”她的声音着实让我吓了一跳,我从没听过她有这种嗓音,再想想昨天半夜里的那一幕,我摇着头问,“你梦到钢琴声了?”

    “不,我梦到那对男女了。”

    “那对男女?你是指若云和她的丈夫?”

    “是的。我现在终于知道了——”

    但她却突然停住了,将头别到了一边,我着急地问道:“知道了什么?”

    小倩依然背对着我,声音颤抖着:“那个男人,就是典妻的儿子。”

    “典妻之子?”

    瞬间,我眼前浮现起了进士第的后院,那口梅花边孤独的老井,在那幽暗的深处埋葬着典妻的**和灵魂。

    我走到窗边深呼吸了几口,点了点头说:“没错,如果典妻的故事是真的话,那么她为欧阳家生的儿子,到1948年也应该长大成人,到了娶妻生子的年龄了。从时间上推算完全吻合,而且欧阳老爷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自然就是典妻所生的了。”

    小倩走到我身边,背倚着爬满藤蔓的墙壁,却一句话都不说。我盯着她的眼睛追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梦里有人和你说话了?”

    “不,你不要再问了。”她低下头,不愿再回答我的问题了。

    “那好,我不问了。”

    我轻叹一声,便走出了房间。小倩紧紧地跟在我身后问:“你去哪儿?”

    “去刷牙洗脸啊。你一大早就把我给叫醒了,让我怎么再睡下去?”

    下楼洗漱完毕后,小倩把我拖进了二楼房间。原来,她昨天晚上带了许多西点回来,现在就当作早餐给我分享了。

    吃完了这顿丰盛的早餐,她的情绪看起来也好多了,终于露出了一些笑容。她拉我坐下说:“你知道吗,刚才你走出房间时,我心里非常害怕。”

    “害怕什么?”

    小倩犹豫了片刻,终于幽幽地说:“我害怕你会突然离开,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

    “你在胡思乱想什么啊?”

    “不,请你答应我,不要把我一个人留在这栋房子里,因为现在我已经无处可去了,好吗?”

    “无处可去?听起来就像个通缉犯。”我怔怔地看着她的眼睛,那双聊斋故事里才有的眼睛,似乎含着一些湿润的液体,这让我的心又揪了起来,“你今天怎么了?我从来没见你这个样子过?”

    但她依然执着地追问道:“答应我,快答应我啊。”

    “好,我答应你,不会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除非——”

    看到我停顿了下来,她又有些紧张了:“除非什么?”

    “除非——这房子不存在了。”

    但小倩摇摇头,冷冷地说:“不,除非我死了。”

    “别这么说——”

    可是,我也说不下去了,只能静静地看着她。而她也保持着沉默,似乎在用眼神对我说话。

    僵持了大约几十秒,我终于说话了:“小倩,我们谈点别的吧。”

    “好吧,谈什么?”

    “你为什么一定要住到这里呢?是不是因为我的缘故?”终于,我大着胆子,把憋在心里许久的话说了出来,

    小倩的耳朵有些发红了,她别过头轻声说:“你在说什么啊?我听不懂。”

    “为什么总是要跟着我呢?我到哪里,你也到哪里,我做什么,你也帮着我做什么,你就像我的影子一样——”

    说到这里,我有些尴尬地止住了。

    “你讨厌我了?”

    “不,我绝不是这个意思。虽然,刚开始我觉得你在纠缠我,但自从见到你第一面以后,那种感觉就完全改变了。最近这几天来,在我的潜意识中,总希望你会突然出现在我眼前,就像现在这个样子,离我很近很近……”

    终于,小倩微微笑了起来,目光里闪着一些东西,使我的心跳又加快了,她幽幽地说:“可我是聂小倩,你不害怕吗?”

    “不,我觉得聂小倩很可爱,非常可爱。”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我忽然大声地说,“我宁愿自己是宁采臣,我觉得他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她嘴角微微一撇:“那么聂小倩也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了。”

    此刻,我不知道应该再说些什么了,只是怔怔地盯着她,看着聊斋中那双诱人的眼睛。我轻轻地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柔软的发丝在清晨的光线下,发出山泉般的反光,我的手从这些流水中游过,是那样地凉爽和清澈。我不禁深深吸了一口气说:“谢谢你,小倩。我终于感觉到了聊斋故事里,那些男主人公们的幸福了。”

    她却默默不语,眼帘低垂了下来,一股暗暗的幽香沁入了我的心脾。但没想到她突然站了起来,低着头说:“我差点忘了,今天要早点去冰激凌店。”

    瞬间,我又清醒了起来,沉默着走出房间。来到楼下的大厅里,我举起自己的左手,看着无名指上的玉指环,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

    片刻之后,小倩换了一身衣服下楼了,出门前还特地关照我下午不要出去。

    小倩离开后,我独自在大厅里踱着步,不知不觉踱到了旁边的房间里——阳光已照射到了那架旧钢琴上,我轻轻地翻开琴盖,伸手触摸着黑白相间的琴键,这是五十多年前若云弹过的琴键,她的手指曾在上面轻快地敲打着,钢琴的体内共鸣着李斯特的旋律,轻轻飘荡在整个荒村公寓。

    可是,现在我看不到她。我摇了摇头,快步离开了这个房间。

    整整一天,我遵照小倩的关照,一直坐在房间里看书,午餐也是在屋里就地解决的。我就像那个守株待兔的农夫似的,躲在这栋古老的房子里,等待某个秘密或奇迹的出现。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今天小倩提早回来了。窗外照射着夕阳时,她提着一大包东西走进房间,全是她从超市买来的快餐食品,还有几斤大米。

    小倩亲手淘了米,用电饭煲烧了一锅饭,再用微波炉热了热那些快餐食品。自从进入这栋房子以来,我还从没正儿八经地吃过一顿晚饭。

    吃着小倩为我烧的饭,心情自然是不一样的,就连米粒的味道都那样特别。虽然并不是油锅烧出来的菜,但在荒村公寓这种鬼地方,能吃这么多菜已很知足了。不一会儿,我就吃了两碗饭,菜也差不多都被我卷入腹中了。

    然而,小倩却几乎没动什么筷子。虽说现在的女孩子,大都讲究节食以保持身材,但小倩的身材本来就很好,也用不着如此让自己受罪吧。我试探着说出了自己的疑问,但她却微微笑了笑说:“你没看过聊斋吗?聂小倩本来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

    “不食人间烟火?那不是神仙就是妖怪啊。”

    她淡淡地回答:“那你就把我当个女妖怪吧。”

    “是啊,聂小倩本来就不是人嘛。”我有些调侃似的回了一句。不过,她浑身散发的那种气质,确实有股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任何人看着都会想入非非。

    忽然,天空传来一阵沉闷的巨响,把小倩吓得缩成了一团,我的心也差点跳出了嗓子眼。立刻跑到窗边一看,黑暗的天空似乎滚动着无数暗云,雷声正在几万英尺的高空滚动着,转眼间一场大雨就落了下来。湿润的冷风灌满了房间,耳边只听到哗哗的雨声,窗前的藤蔓很快就被雨点打湿了。

    我回头看了看小倩,她似乎对雷电很害怕,几乎闭上了眼睛。我连忙把窗户关好,坐到她身边问:“你浑身都在发抖,怎么了?”

    “我从小就害怕雷电。”

    “在聊斋故事里,只有美丽的狐女才害怕雷电。”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想到了聊斋,但我立刻安慰道,“别害怕,有我在你身边,你不会受到伤害的。”

    正当我盯着她眼睛,看着她的情绪渐渐平稳下来时,电灯忽然灭掉了,整个房间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漆黑的房间里我看不到小倩的脸,只能感受到她战栗着的身体,她嘴里喃喃地说着什么,但我一个字都听不清楚。此刻的房间就像是一个坟墓似的,只有窗外的雷雨还在继续肆虐着。

    我连忙跑出了房间,但走廊里的电灯也打不开,整个荒村公寓都处于黑暗之中。我立刻回到了小倩身边,她抓着我的手问:“发生什么了?”

    “所有的灯都开不亮,大概是断电了。”

    “怎么会断电呢?”

    “荒村公寓再过几天就要拆掉了,肯定是拆迁队给我们断电的。”我无奈地摇着头说,“他们大概不知道我们住在这里。不过就算知道了也没用,反正我们也不是居民。”

    说完,我在黑暗中打开了柜子,在我带来的包里摸了半天,总算摸出了几根白蜡烛。好不容易点燃了蜡烛,幽暗的烛光闪烁了起来,微微照亮了我和小倩的脸。

    在不停摇曳着的白色烛火下,小倩的脸更加显得苍白,她惊魂未定地看着窗外,雨点正密集地打在窗玻璃上,发出海边潮汐般的声音。我凝视这烛光下的房间,再倾听着外面的风雨声,忽然有了一种回到荒村的感觉。是啊,在进士第古宅的那栋小楼上,我也是同样在煤油灯下度过了恐惧的几夜。

    忽然,小倩嘤嘤地说:“看着这盏烛光,感觉仿佛回到了古代。”

    “是啊,想必古人也是左手点着烛光,右手伴着佳人度过夜晚的吧。”我不禁贫了一把嘴,看她并没多少反应,便又联想了开去,“聊斋志异里常有夜行的书生,在荒村古庙里避雨,偶遇到美丽的佳人,便点着蜡烛与她红袖添香,吟诗作曲,却不曾想到那佳人居然是鬼魂或狐女。”

    “可无论是人是鬼,能相遇便是他们的缘分,是不是?”

    “对,缘分。”我点了点头,她刚才那句话确实有道理。看着眼前的烛火,听着窗外的雨声,我不禁吟出了一句诗,“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你也喜欢李商隐的诗?”

    “非常喜欢,尤其是那几首《无题》。”

    她微微点了点头:“我也和你一样。”

    于是,我们都沉默了下来,谁都不愿意打破这种气氛。就这样,我们静静地坐在一起,看着烛光映亮了彼此的脸庞,听着雨水敲打着冰凉的窗棂……

    十分钟过去了,眼前这点幽幽的烛火忽然跳了几下,瞬间使我想到了什么,我的心跳又加快了。

    于是,我大胆地说:“小倩,你相信吗?只要我们把所有灯光都灭掉,在一团漆黑的夜晚,那些五十多年前的景象,就会出现在我的眼前。”

    “这怎么可能呢?就像上次在大厅里?可我怎么看不到?”

    我缓缓伸出了自己的左手说:“也许,是因为这个——”

    “玉指环?”

    “对,直到昨天半夜里我才感觉到,当我看见五十多年前的若云时,这枚玉指环就会越来越紧,把我的手指给勒疼。但只要那景象一消失,手指也就不再感到疼了。”

    小倩抓住了我的手指,仔细端详着玉指环说:“我明白了,为什么你的眼睛能够看到那些幻象,而我却什么都看不到,因为只有你的手指上戴着玉指环。”

    “也许,这就是玉指环的魔力吧,只要谁戴上它,就会看见别人看不见的景象。”

    忽然,小倩轻轻地叫了出来:“玉指环使你的视线穿越了时间?”

    “所以,我并没有见到鬼,我只是见到了过去——时光在我眼前倒流了五十多年,使我见到了当年生活在这栋房子里的人。”

    “就好像为你放了一场老电影?”

    此刻,窗外又打了一个闷雷,烛光使这房间变得更为诡异,我看着她的眼睛说:“没错,当时我就觉得眼前的画面,仿佛是二十年代的无声电影,我所见的并不是真实的房间,而是一块银幕而已,那些不知从何而来的光线,正是影院放映机投出的光影。”

    “也许还有另一种可能——当你戴着玉指环,面对着黑暗的房间时,时间在这特定的空间中扭曲了,折射到了你现在的眼睛里。”

    “时空扭曲?”我摸着手上的玉指环说,“也有可能吧。或许,这就是玉指环里所包含的神秘元素。”

    “那么,如果我触摸到这枚玉指环,会不会也看到过去的景象呢?”

    她的问题让我微微一抖,我不由自主地把手伸到她面前,犹豫着说:“我不知道,也许可以试一试。”

    小倩立刻抓住了我的左手,将我的手指紧紧攥在她手心里。这感觉真的很奇特,玉指环紧紧握着我的手指,而小倩的手又紧紧地握着玉指环,我的无名指则被夹在了最里面。

    “玉指环可真凉啊。”小倩轻声地说着,继续捏紧了我的手指,“现在,我能感觉到它的反抗,它紧紧贴着我的手心,就像是有生命似的,你的手指疼吗?”

    “不,暂时还不疼。”

    “那我们把蜡烛灭了吧,试试在这黑暗的房间里,能不能看到五十多年前的景象?”

    我一下子愣住了,没想到她胆子又大起来了:“你真的要试啊?”

    “没错,我也想亲眼看一看,五十多年前那一幕幕生活剧。”

    “那好吧,现在只能试一试,未必真的有效,而且即便我看到了,你也未必能看到。”

    她又抓紧了玉指环说:“快点吧,我相信自己的判断。”

    犹豫片刻之后,我向白蜡烛吹了一口气,烛火剧烈摇晃着熄灭了。

    此刻,整个荒村公寓都在黑暗之中沉睡,只剩下窗外倾盆而泻的雷雨声。在一团漆黑的房间里,我们紧紧靠在一起,我的手指被她捏得隐隐作痛,只能强忍住不发出声音来。我能感到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虽然眼前什么都看不到,但我们依然盯着前方的黑暗,宛如丛林深处守候野兽的猎人。

    不,我感到玉指环开始紧了起来,一股隐隐的疼痛立刻从指尖传遍了我全身。

    忽然,一道幽暗的光线,从黑暗的走廊中掠过。

    小倩把我抓得更紧了,我甚至能感觉到她的心跳。我们盯着门外那线柔光,宛如一张曝光的底片微微闪烁。

    几秒钟后,一个细长的人影出现在房门口。光线正好照亮了那个人的脸,我几乎失声叫了出来——若云。

    对,就是她。柔光似乎是舞台上的聚光灯,紧随她进入了房间,但只照亮她身边一小块范围,而我和小倩还处于黑暗中。我扭头看了看小倩,她向我点了点头,是的,小倩也看见了若云。

    眼前的光线微微一抖,就像电影里换了个镜头似的,若云的表情已经有了变化,她的眼神里饱含着恐惧,似乎还滚动着泪珠。

    小倩更抓紧了我的手,我的手指几乎要被她捏断了。

    一眨眼,那道幽光又跳了一下,画面被“剪辑”到了另一个镜头——

    不知何时,若云的手里多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表情却变得异常平静,手中的匕首正对准了我——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关头,“镜头”一下子模糊了,就像被蒙上了一层过滤镜。忽然,一团血红色出现在“镜头”里,缓缓地弥漫开来……

    小倩尖叫了出来,我连忙伸右手捂住她的嘴巴。这时天空传来一声巨响,一道白色的闪电掠过,把这房子照得如同白昼。

    一刹那,眼前的“镜头”和“画面”全都消失了,仿佛被耀眼的闪电吞没了。

    当闪电过去,房间里又恢复了一片漆黑,窗外依然大雨滂沱。我感觉玉指环也不再紧了,手指上的痛楚也在渐渐消退。

    小倩颤抖着说话了:“怎么全都看不见了?”

    坐在黑暗之中,我总算喘出了一口气:“他们本来就不存在,只是当年的影像而已。”

    “窗外闪电的光线,驱散了房间里的黑暗,就像打开了电影院的黑房子?”

    “你的比喻真好。”但我抓着她的手说,“小倩,现在你好放开我的手了吧。”

    “嗯。”小倩立刻放开了我的手,虽然黑暗中看不清她的脸,但我能感觉到她的尴尬。

    我揉着自己的手指说:“我的手指差点被你捏断了。”

    “对不起。”

    然后,我摸出打火机,点亮了被吹灭的蜡烛。

    幽暗的烛火重新照亮了房间,也照亮了我和小倩的脸,我发现她的额头上全是汗珠,我拿出手绢为她擦了擦汗。

    小倩心有余悸地说:“真不敢想象,刚才就在这个房间里,我亲眼目睹了五十多年前的人和事。”

    我在房间里走了几步,烛光使我的影子投射在墙壁上,那长长黑黑的影子看起来也挺吓人的。可惜,这房子再过几天就要拆了,否则许多年以后,当人们再度进入这栋房子探险时,或许也会在墙上发现我和小倩的音容笑貌吧?

    “看来你手上的玉指环,确实具有某种神奇的功能。”小倩也走到了我身边,伏在我耳边说。

    “对,这枚玉指环又来自荒村的地下。所以,我们今晚所看到的一切,都应该和荒村的秘密有关。”

    现在,小倩的情绪平稳了许多,她点了点头:“那么,刚才我们所看到的景象,究竟是什么呢?”

    “我想我们发现了五十多年前荒村公寓里最血腥的一幕。”

    “你是说那把匕首,还有血——”说到这里,小倩突然止住了,似乎这个“血”字令她非常恐惧。

    我微微点了点头,又想起了叶萧告诉我的那些事情,不禁喃喃自语道:“怪不得说荒村公寓是一栋凶宅啊。”

    “凶宅?”

    “没——没什么。”

    我向她摆了摆手,强挤出一丝笑容,其实我是不想让她太紧张。我又走到窗边,看着外边连绵的雷雨,远处那些高楼依然亮着璀璨的霓虹,又是一个上海不眠夜。

    小倩在我身后说:“现在连电都没了,今晚怎么过去呢?”

    “不用害怕,这房子里并没有鬼,不要自己吓自己,我们所见到的若云和她丈夫,只是五十多年前的幻影而已,影子是不会伤害人的。”然后,我从柜子里掏出了一只手电筒,打开后放在床头说:“你就握着它睡觉吧,手电光线会陪伴你做个好梦的。”

    她将信将疑地拿过手电,又指着蜡烛问:“那它呢?”

    “点着蜡烛睡觉是很危险的,很容易引起火灾。”

    说着,我低下头把蜡烛给吹灭了。

    房间里只剩下小倩怀中的手电,我看着幽暗灯光照射下的她,轻声地说:“对不起,小倩,我知道今晚你很害怕,但我必须要上楼去了。”

    “不,你别走。”她立刻抓紧了我的手腕,“请不要让我一个人留在这里。”

    “可是……我们……”此时此刻,我也真想不出离开她的理由了。

    她的眼泪缓缓流了出来,嘴里喃喃地说:“留下来吧,我害怕独自一人。”

    不,我再也不忍心拒绝她了,只能坐在了她身边。她的眼皮渐渐低垂了下来,缓缓躺倒在了床上,看来她已经被刚才那恐惧的幻影吓坏了,浑身上下显得疲惫不堪。

    我静静地看着小倩,她的手里依然紧攥着手电,幽暗的光线照射在她的脸上。窗外是淋漓的大雨声,房间大半被黑暗笼罩,就连我也坐在昏暗的角落里。

    十几分钟过去了,我想小倩应该已经睡着了。我给她盖上了一条毯子,又重新检查了一下窗户是否关紧。然后,我从柜子里拿出第二支手电,轻手轻脚地走出了房间。

    终于出来了,我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想起刚才小倩拉住我的样子,那个瞬间我真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是的,我早已经深深地喜欢上她了,而她的心里也应该清楚了。一想到这里,我便在黑暗的走廊里微微笑了出来。

    是的,不管发生什么恐惧的事情,都不能再阻拦我和小倩了。我感到自己浑身都舒畅了起来,刚才的恐惧也早已烟消云散了。于是我打起手电,一路小跑着上了黑暗的楼梯。

    回到三楼的房间里,我抱着手电躺到了席子上,忽然觉得自己还是幸福的。

    窗外,依然大雨如注。
亿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