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第二十五日

    上午,我很晚才醒了过来,发现小倩已经离开了荒村公寓,应该是去冰激凌店上班了。

    吃完早饭,我独自坐了一会儿,昨晚小倩对我说的那些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她说她认识小枝,会不会是在小枝死以前,她们就已经认识了。或者,小倩具有某种特别的能力,可以看到过去时空的事物?不对,那不就和这玉指环一样了吗?我记得刚认识小倩的时候,她总是在地铁中出现,所以才会对地铁中的感受,描述得如此详细吧。

    我设想了无数种可能性,但又被我一一地推翻。最后,我决定去追查一下有关小枝的情况。

    当几个月前,我刚刚从荒村回到上海时,曾经去小枝就读的大学去找过她。但结果却是小枝早在一年多以前,就因为一次地铁事故而死了。据说是在地铁列车进站时,她掉下了站台,不幸当场身亡。但那次因为时间仓促,我只问到了学校的教务处,而现在我要去找小枝的同学们。

    下午,我赶到小枝读过的那所大学。几经打听,我找到了小枝生前住过的女生寝室楼。但楼下看门的老太不让我进去,幸好我认识那所大学的一个老师,在他的帮忙说情下,我找到了小枝生前的寝室。

    寝室里有三个女孩子,一个长发、一个短发、还有一个染着金发。我先向她们作了自我介绍,她们立刻嚷了起来,原来她们也看过《萌芽》第四期的《荒村》。长发女孩先叫了起来:“你真的见到过小枝的幽灵吗?”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那只是小说而已,你们不要当真。”

    接下来,她们又问了许多有关小说《荒村》的问题,我只能全都解释为虚构。最后,我实在等不及了,便打断了她们的问题:“好了,我今天来是想打听关于小枝的事情的。”

    短发女孩问道:“你真的不认识小枝?”

    “我已经说过了,我只知道小枝的名字,我甚至连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好吧,小枝是我们的同学,也是我们的室友,对于她的死我们都很难过。”说话的是将头发染成金色的女孩,她低头回忆着说,“记得在三年前,我们大一开学,刚来学校报到时,就发现我们中有一个很漂亮的女生。虽然是从偏僻的乡下来的,但身上却丝毫没有土气。她说她的名字叫欧阳小枝,真是一个令人羡慕的名字啊。”

    “能不能说得详细点,她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长发女孩接过了话题:“也许,是因为小枝天生的气质就与众不同,她给人一种可望而不可即的感觉。很多男生都暗暗喜欢她,说实话这让我们都很嫉妒,但好像没有一个男生能被她正眼看过。在面对男生的时候,她总是冷若冰霜的样子,还把好的机会让给我们,这可不是一般的女孩能做到的。”

    “那么,平时她和你们是如何交往的呢?”

    “小枝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她的善解人意常常让我感到很惭愧。只是她总是在思考什么问题,所以看上去显得十分内向。其实,在寝室里她也尽量和我们一样说话,有时候并不觉得她有什么怪的地方,只是她的眼神确实有股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

    “不食人间烟火?这不成聊斋了吗?”我忽然想到了小倩。

    短发女孩说话了:“是的,她的眼神总是和别人不一样,无论她怎么向我们靠拢,都无法去掉她身上那种气质。而且她很喜欢看古书,比如像《聊斋》啊,《阅微草堂笔记》啊,《乐府诗集》啊,《搜神记》啊,《红楼梦》啊,嘴里时不时会蹦出几句《红楼梦》里的诗句,我们都说她是天生的中文系学生。”

    话音未落,染头发的女孩抢着说道:“但更奇怪的是,小枝经常说她能梦到一些奇怪的东西。有一次,我们寝室楼后面在造房子施工,她就说自己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对男女殉情自杀。果然,几天后从地下挖出来一对男女的骨骸,据说已经埋了七十多年了。还有啊,她经常说她梦见一个女孩,躲在女生厕所里哭泣,害得我们半夜都不敢上厕所。后来我们才知道,几年前有一个女生在厕所里自杀了。”

    “也就是说她能够在梦中见到幽灵?那你们害怕吗?”

    “当然害怕啦,想想在自己身边躺着一个能见到鬼的女巫,你能不害怕吗?所以,到后来我们都躲着她,每次上厕所都只有她一个人,因为别人都不敢跟在她旁边。我们有时甚至不敢回寝室睡觉,就连她用过的东西也很忌讳。有一回她翻了翻我的一本书,后来我不敢再看那本书了,便把它悄悄地烧掉了。小枝知道了这件事以后很伤心,偷偷地哭了好几回呢。唉,现在想想我真对不起她,可再内疚也没有用了。”

    我也叹了一口气,为小枝感到伤心:“没错,你们这么排斥她,把她当成女巫一样的怪物,一定会使她很伤心的。”

    长发女孩插话说:“就在她出事之前的几天,她说她每晚都会梦见地铁,梦见她穿梭在地铁车厢里,随着地铁一直飞驰下去。可没想到几天之后,她竟然真的在地铁里出事了——”

    说到这里,她忽然哽咽了。短发女孩搂着她的肩膀说:“是的,我们从来没想到过她竟然会死,想想她活着时候受的气,我们当时都吓呆了,也都感到深深的忏悔。在她死后最初的几个月,我们每晚都开着灯睡觉,生怕她的幽灵会来找我们报复。当然,不会有什么幽灵的,而且小枝也不可能是这种人。她是那样善良而温和,从来不会伤害到任何人——除了她自己。”

    看着她们伤心的样子,我只能安慰着她们说:“你们不要再自责了,小枝也不想看到自己室友们难过的样子。也许,这一切都已注定了吧,小枝与这个世界是格格不入的,悲剧的种子早已种下了。对了,你们有小枝的照片吗?”

    “我还有几张。”

    染发女孩回头从包里翻出了一叠照片,好不容易才找出了几张。我接过小枝的照片一看,瞬间就像被人重重地打了一拳似的。

    ——她分明就是小倩啊。

    我立刻揉了揉眼睛。不,我绝对没有看错,照片非常清晰,小枝(小倩)穿着一条白色的长裙,苗条细长的身材,披着一头乌黑的长发。她那迷人的脸庞,下巴的线条,面孔的轮廓,还有那双幽幽的眼睛,闪着淡淡的忧伤,都和小倩没有任何差别,她们根本就是同一个人啊!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难道小枝有双胞胎姐妹吗?不,孪生姐妹也没有如此相像的。我轻轻地抚摸着照片上的小枝(小倩),双手都在颤抖着,甚至那枚玉指环也隐隐收紧了起来。三个女生都看出了不对劲,她们问我:“怎么了?”

    我只能尴尬地笑了笑说:“没什么。我能把这张照片带回去吗?”

    染发女孩耸了耸肩:“好吧,没问题。”

    “谢谢。”

    我立刻把照片塞进了包中,在谢过了她们之后,便匆匆跑了出去,离开了这所大学。

    当我赶回荒村公寓时,已经是满天星斗了。我一路小跑着上了二楼,重重地推开房门,才发现小倩已经在等着我了。

    房里依然亮着幽暗的烛光,她回头冷冷地看着我,却一个字都不说。

    我就这样与她对峙了片刻,然后从包里掏出了那张小枝的照片。我把照片交到了她的手里说:“这个人是谁?”

    她低头看了看照片,面无表情地回答:“这个人就是我。”

    “让我来告诉你——她的名字叫小枝,在一年多前就已死于地铁事故了。”然后,我向前跨了一步,面对着她的眼睛问,“那你又是谁?”

    她的眼神终于柔和了下来,轻声道:“我的名字叫欧阳小枝。”

    欧阳小枝?尽管已经有了一些心理准备,但我还是一下子愣住了,我不敢相信这个可能性会真的成为现实,也不敢相信眼前这女孩早已经香消玉殒了。

    “不,不要这么说,这只是你的臆想而已,你的名字叫聂小倩,你是从蒲松龄先生的《聊斋》里跑出来的。”

    然而,她痛苦地摇了摇头,露出歉疚的表情:“对不起,我从一开始就骗了你,或者说是我骗了我自己。我的名字叫欧阳小枝,但我一直在努力忘掉自己的名字,忘掉自己的过去,忘掉我的故乡荒村。我想要有一个全新的生活,所以要有一个全新的名字,这个名字就是聂小倩。我希望我成为聂小倩,因为她曾经是世界上最悲惨的女子,但在她认识宁采臣之后,便成为了最幸福的女人,而你就是我的宁采臣。”

    “成为聂小倩,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聂小倩本是一个死去的女子,后来因为爱而获得重生的机会。”

    她终于微笑着点了点头:“是的,这就是我的梦想。”

    “不,那只是小说而已,不可能成为现实的。”

    “是的,直到昨晚我才明白,小枝就是小枝,小枝永远都不可能变成小倩。”说到此时,她又哽咽了。

    忽然,我嘴唇颤抖着问道:“你——真的是小枝?”

    “对,我就是欧阳小枝,我的父亲叫欧阳家明,我出生在一个叫荒村的地方。我们家有一间古老的大宅子,有许多奇怪的传统和规矩。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的母亲就去世了。父亲独自把我养大,我知道他非常爱我,一直把我视为他的骄傲。可是,在心底并不喜欢我的故乡,荒村是如此的与世隔绝,风俗又是如此的保守,生活在那种地方是不会有前途的。我从小勤奋读书的原因,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离开荒村。终于,我考上了上海的大学,我决心来到上海以后就不再回荒村了,我要永远摆脱荒村的阴影,在城市里自由地飞翔,寻找属于自己的天地。”

    “是啊,你完全能够做到的。”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一度以为我的前程似锦,以为我能够和同学们成为好朋友,能够完全融入这个社会。但我很快就发现我错了,我从骨子里就和他们不一样,我是那样地与众不同,无论我如何努力地改变自己,却总是与外界格格不入。于是,我越来越忧伤了,经常梦到一些奇怪的事情,而这些事情往往又会变成事实。我的同学们都说我能见到鬼,说我是个诱惑人的女巫,她们都不敢和我说话,时时刻刻都躲着我,经常让我一个人留在寝室里过夜。不管我表现得如何友善,不管我的学习成绩如何好,都无法改变她们对我的印象。”

    “我能够理解,你一定非常痛苦吧。”

    “当然痛苦,可我又能怎么办呢?我并不恨我的同学们,我从不恨任何人,我只恨我自己,为什么生在荒村,为什么生在欧阳家。于是,我把怨恨放在了父亲身上,父亲经常给我写信,但我却从来不回信。无论父亲怎样哀求,每年寒假暑假我都没有回过荒村,我是那样地铁石心肠,一心一意要忘掉荒村。父亲来信曾几次提到荒村的秘密,他要我在放假时回家一次,以便将荒村的秘密全都告诉我。”

    我立刻着急地问:“他没有在信中告诉你吗?”

    “没有,父亲一定要亲口告诉我,但我已经下定决心不回荒村了,所以我一直都不知道家族的秘密是什么。”她痛苦地摇了摇头,眼睛闭了起来,“后来,我渐渐发觉只有在地铁车厢里,我才能感觉到自由,当地铁在黑暗的隧道中狂奔,我感到自己的心也一起飞了起来。唯有此时我才是无拘无束的,没有那些指指点点的目光,没有荒凉的故乡的阴影,天地间只剩下我自己翩翩起舞。”

    “后来就在地铁里出事了?”

    “我不知道那算是什么,只觉得自己一点都不疼,而是高高地飘了起来,然后就到了一个完全黑暗的世界。”在烛光闪烁之间,她如此平静地叙述,就好像在说一件日常生活的事,“那只是一瞬间的感觉而已。后来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忽然醒了过来,发觉自己正躺在黑暗的站台下。我缓缓地站了起来,感觉自己还和过去一样,我在站台里徘徊着,却没有人能够看到我。列车飞驰着进站了,我跟随着人流走了进去,站在拥挤的车厢里,依然没有人看到我。从此以后,我就一直在地铁间穿梭着,每天都由飞驰的地铁列车,带着我直穿这个城市的地下世界。”

    “你在地下来回旅行了一年多的时间?”

    “是的,后来我就认识了你,又喜欢上了你的小说。我本来就快要忘记我是谁了,可是读了你的小说《荒村》以后,我渐渐地回忆起了一些东西。于是,我通过各种方式找到了你,而且还要让你看到我的样子。”

    “可你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我过去却看不见你呢?”

    “因为,只要你心底想着我,那你就会看见我。”

    “我明白了,所以你才会先给我发EMAIL,然后又打电话骚扰我。”我同时也明白了,当时为何会有在地铁里被跟踪的感觉,为何一见到她就联想到了《聊斋》,因为她已经让我在心底想着“聂小倩”了,“是的,你做到了,当你还叫聂小倩的时候。”

    “现在,我只能说谢谢你。谢谢你这些天来一直和我在一起,谢谢你让我感受到了一些特殊的东西。”

    我忽然傻乎乎地问:“那是什么东西?”

    “你还不明白吗?”

    其实,我已经明白了,那是——爱。

    “小枝——”

    我终于叫出了这个名字,这两个字已在我喉咙里酝酿许久了。

    “谢谢,谢谢你。”小枝也点了点头,泪水已经模糊了她的眼眶,“对不起,现在我已经回忆起了一切,我已经不再是你的聂小倩了,而是古老的欧阳家族最后的继承人欧阳小枝。”

    “不,无论你是聂小倩还是欧阳小枝,我都依然爱着你。我不是答应过你的吗?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永远都不会让你感到孤独。”

    泪水缓缓溢出了小枝的眼睛:“那是你对聂小倩的承诺,但聂小倩已经不存在了。小枝不需要你的承诺,小枝现在已经明白了,我和你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你有你生存的空间和未来,我也有我生存的空间和未来,我们就像是两条平行的直线,永远都不会有交集的那一天。”

    “小枝,现在你不是在和我说话吗?”我一把抓住了她颤抖着手,“你看啊,你不是实实在在的吗?你不是另一个世界的人,我们可以在一起的。”

    “那只是你的感觉,这一切并不是真实的,对你来说都是一场梦。聂小倩是一场梦,欧阳小枝也是一场梦,整个荒村都是一场梦。”

    一刹那间我傻了眼:“梦?”

    “是的,就当作了一场关于恐惧和爱情的梦吧。”她缓缓靠近了我,嘴唇贴着我的耳边说,“对不起,非常对不起。我现在已经明白了,欧阳小枝已不属于这个人间了,她只属于荒村的世界,而深爱着小枝的父亲,正在进士第古宅里等着她呢。”

    “别,你别走——”

    不知不觉我的眼眶也湿润了。

    但她的语气是那样绝决:“小枝要回到故乡去了,小枝要去和父母团圆,小枝会永远记住你的。”

    我只感到一阵天旋地转,随后她紧拥着我说了一声——

    “永别了。”

    几秒钟后,她突然放开了我,迅速转身向门外走去。

    不——我赶紧跟在她后面,但黑暗的走廊里什么都看不清,我只能大声地叫着她。

    但我的小枝已失去了踪影。

    我连忙跑回房间,取出手电筒寻找小枝。我先冲到底楼看了看,又冲出了荒村公寓的后门。在外边空旷的工地废墟上,一个人影都看不到,唯有天上新月如钩。

    在废墟上我大声喊叫着,直到嗓子都喊哑了。我又在周围转了一圈,最后跑到了安息路上,依然什么人都没有看到。折腾了十几分钟,我终于傻傻地坐在了路边,绝望地抬起头来。

    不知为什么,我忽然想起了李商隐的《锦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小枝,我还会见到你吗?
亿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