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第二十九日

    小枝并没有出现。

    我熬了整整一夜,静静地等待着奇迹的发生。我曾那么害怕幻影和噩梦,但此刻却渴望着它们到来,只为能再见到小枝一面。然而,整个进士第如坟墓一般死寂,当拂晓时分外边鸡鸣时,我知道她不会再来了。

    清晨,我整理了一下行装,确定没带走这里的任何一样东西。然后,我悄悄地告别了进士第,当我走出古宅大门时,心中默念了一声再见。

    这个延续了几千年的古老家族,如今已彻底终结了,所有的爱、恨和罪恶,全都封闭在这栋宅子里,不要再闯入其他人的生活了。

    我背着行囊走出荒村,几乎没有一个人发现我,当我穿过贞节牌坊,遥望着波涛汹涌的大海时,心里忽然产生了异样的感觉。

    清晨的海边弥漫着浓浓的雾气,如中国画一般氤氲地铺展开来,冬天来到这里的时候,可没见过这样的景色。于是,我情不自禁地向海边走去,攀上一片乱石丛生的山冈,发现山坡下便是连绵不绝的墓地。无数的坟墓矗立在我脚下,静静地听着大海的波涛。

    当我举目四望的时候,忽然发现几百米外的悬崖上,似乎站着一个白衣女子的身影。高高的悬崖下就是大海,她面朝着大海孤独伫立,海风吹动她白色的衣裙和黑色的长发,宛如一幅黑白分明的水墨画。虽然距离很遥远,在海边的雾气中只是个模糊的影子,但那细长的身形和披肩的黑发,立刻使我想起了一个人——

    “小枝?”

    就像在沙漠中长途跋涉,突然发现了一眼甘泉,我再也压抑不住激动,立刻向悬崖的方向狂奔而去。但那悬崖实在太高了,一路上山石陡峭不平,我只能手脚并用地前行。

    几分钟后,我终于艰难地爬上了那处悬崖,却发现眼前什么都没有。我紧张地向四周望了一圈,悬崖上就这么大点地方,除了我自己以外,见不到半个人影。

    我绝望地冲到了悬崖尽头,再往前一步就是万丈深渊了。悬崖距离海面至少有五十米,只见脚下白浪滔天,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一片潮湿的雾气包围着我,宛如在云中漫步。

    “小枝——”

    我面朝大海高声地喊着,我知道她能够听到我的呼唤,我也知道她一直都在我的身边

    小枝曾经对我说过一句话,到现在一直牢记在我心中——

    “只要你心底想着我,那你就会看见我。”

    我相信这句话是真的。现在,我心底想着你,可为什么看不见你呢?

    也许,是你不忍心让我看到你吧。

    在这高高的悬崖绝壁上,我等待了许久,直到阳光打散了雾气,烈日照耀着我的脸庞。但奇怪的是,海面上的风也渐渐静了下来,原本波涛汹涌的大海,此刻像镜子一般沉静着。烈日下的温度立刻高了起来,我感到浑身都冒出了热汗,似乎从海边到了沙漠。

    忽然,我看到在海天的尽头,隐隐约约映出了一张女子的脸庞——

    就像是在看露天电影一样,我立刻屏住了呼吸,那绝对不是我的幻觉,而是实实在在的景象,仿佛大海和苍穹变成了一块幕布,太阳变成了电影放映机,阳光投射到这巨大的幕布上,使我渐渐看清了那张脸——小枝。

    是的,她就在海的尽头微笑着,脸庞笼罩在朦胧的光影里,宛如烛影下的聂小倩。她的眼睛、眉毛和鼻子,都仿佛罩上了一层流动的轻纱,又好像被一片碧水波影倒映着。

    看着远在天边、却又近在眼前的小枝,我仿佛伸手就能触到她——然而,小枝的脸庞却渐渐变淡了,就像流水一样消失在了天空中。

    我重新揉了揉眼睛,却看到海天又恢复了正常,还是那片蓝色的天,黑色的海,在视野尽头只有那条海天相接的天际线。

    直到此刻我才明白,刚才所见到的奇异景象,不过是所谓的“海市蜃楼”。

    “海市蜃楼”是一种大气光学现象,能把不同时空的景象传递到眼前,一般发生在沙漠或是海边。

    可是,小枝怎么会出现在“海市蜃楼”中呢?我无法解释这种现象,或许只是上苍对于我的怜悯吧。

    记得曾经看过一部电影,男主人公走过一片沙漠中,看见“海市蜃楼”中浮现出一个美丽女子的脸庞,于是他暗暗爱上了这素不相识的女子。

    而我和小枝则恰恰相反。

    终于,我深吸了一口悬崖上的空气,离开了这奇异的地方。

    下山的路异常艰辛,好不容易才找到来荒村的路。然后,我快步向西冷镇的方向走去,心里又一次默念道:“永别了,荒村。”

    中午时分,我疲惫不堪地到达了西冷镇,匆匆吃了一顿午饭,便坐中巴赶往K市的长途汽车站,终于赶上了最后一班回上海的车。

    当大巴回到上海时,已经是满天繁星了。我背着行囊走出客运站,又回想起这个故事的第一天,那四个大学生造访我家的时刻,心底涌起一股莫名的惆怅。

    于是,我仰天看着神秘的星空,轻轻叹了一声:“让一切都结束吧。”
亿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