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第三十日

    今天,是这个故事的第三十天,也将是最后一天。

    不知是否该把今天放到这本书里,在这整整三十天内,我经历了许多人一辈子都无法经历的事。是的,这三十个恐惧的日日夜夜,穿越了五千年的古老传说,还有这些刻骨铭心的爱与恨,都将被我忠实地记录下来,写成这样一部长篇小说,献给我最亲爱的朋友——正在读这本书的你。

    下午三点,门铃突然响了,就像故事第一天的门铃声那样,我心里又疑惑了起来。犹豫着打开房门,却看到门外有一张年轻的脸庞。

    刹那间我愣住了,这是一个我绝对想不到的人——苏天平。

    是的,那是那张脸,只是更加消瘦苍白,头发长长地蓬着,就像是刚刚睡醒的样子。

    他那双深井般的眼睛盯着我,缓缓地说:“对不起,我能进去吗?”

    几秒钟后,我才反应过来,连忙把苏天平让了进去,再给他倒了一杯热水。他端着水抬起头,露出了一股奇怪的微笑说:“你以为我早就死了吧?”

    他的问题让我无法回答,因为我确实认为他早就死了,像霍强和韩小枫那样死于噩梦,或者像春雨那样变成了精神病人。

    不等我回答,苏天平自顾自地说:“其实,就连我自己都以为我早就死了。”

    终于,我让自己恢复了镇定:“这些天你去哪儿了?学校到处都在找你呢。”

    “还记得那一天吗?在学校大门对面的咖啡馆里,我约你谈了整整一个下午。”

    “当然记得,从此你就杳无音讯了。”

    “就在那天晚上,我跑到了网吧里通宵上网,因为我实在不敢睡觉,害怕自己会和霍强、韩小枫一样,被荒村的噩梦活活吓死。我就这样强迫自己呆在网吧,没日没夜地玩网络游戏,和各地的网友聊天,只是为了逃避睡梦。”

    “你撑了多久?”

    苏天平的表情痛苦了起来:“记不清楚了,也许是三十多个小时吧,我一直泡在那家网吧里。现在我才明白,熬夜比死亡更痛苦,我在电脑屏幕前拼命支撑着,直到脑子发胀,两眼发黑,手指不能动弹,就突然失去了知觉。”

    “就算没有被噩梦吓死,你也会因为长时间上网而猝死的。”

    “我失去了所有知觉,后来的事情我都记不清了。等我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时间是昨天清晨的六点钟。”

    “昨天清晨?”我立刻在心里算了算时间,“你已经昏迷快半个月了?”

    “是的,我刚醒来就问了医生。他们说在半个月前,我因为过度疲劳而昏倒在网吧里,立刻就被送到医院急救。当时,我的情况非常危险,医生抢救了我整整一夜,才把我从死神嘴里夺了回来。但我依然处于昏迷之中,无论怎么治疗也无法醒来,医生当时说我有可能成为植物人。”

    “医院没有通知你学校吗?”

    苏天平还是摇了摇头:“当时我身上没有任何证件,没有人知道我是谁,医生几乎就要放弃治疗了。”

    “可你自己竟醒了过来?”

    “是的,医生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认为我的苏醒可能是个生命奇迹。”苏天平自我嘲讽地笑了一下,“医院立刻对我进行了全面的体检,发现我已经基本恢复了正常,并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只是因为昏迷了半个月,身体比较虚弱而已。”

    “深度昏迷的人是不会做梦的,也许你就因此而逃过了一劫。”

    “我不知道,但我已经在死神唇边走过一圈了,现在无论什么噩梦都不会吓倒我了,我已经无所畏惧。”苏天平的目光炯炯有神了起来,说话的口气也充满了自信,“早上,我通知了家里和学校,他们很快赶到为我支付了医药费。我又向学校问起了春雨的情况,才知道她早已被送进精神病院了。虽然,医生还让我再住院观察几天,但我还是私下跑了出来,因为我最挂念的人是春雨。”

    “你去精神病院找她了?”

    “今天上午,我在精神病院里找到了春雨,她一眼就认出了我,竟抱着我哭了起来。她的神智非常清楚,思维和意识也很正常,并没有任何精神病的样子。昨天,医生给她做了精神病鉴定,结果证明她已经完全正常了。春雨还说昨天凌晨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到荒村地宫的大门关上了。”

    “地宫的大门关上了?”

    我立刻想到了前天半夜里,我在荒村神秘的地宫里所做的一切——是的,我做对了。

    “是的,做完那个梦以后春雨就醒了过来,她说感觉脑子变得非常清醒,整个人都恢复到了去荒村以前的状态。对啊,当昨天清晨我醒来的时候,也是和她同样的感觉——就好像得到了第二次生命。”

    “第二次生命?是的,经历过荒村生与死的考验,能幸存下来就是第二次生命。”

    忽然,苏天平靠近了我,盯着我的眼睛问:“告诉我,一切都结束了吧?”

    但我许久都没有说话,脑子里不断闪回着,这些天来所见到的一幕幕画面。对,就像天鹅湖最终的结局,所有的魔咒都被解除了,一切又恢复到了过去的平静。

    “是的,一切都结束了。”

    我点了点头,缓缓地回答。

    苏天平的眼眶里忽然涌出了眼泪,他哽咽着说:“今天我来找你,期待的就是这句话,但愿霍强和韩小枫也能够听到。”

    说完,他低头擦了擦眼泪说:“对不起,在三十天以前,我们就不该来打扰你,让一切都归于平静吧。”

    苏天平终于辞别了我。目送着他匆匆离去,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经历了这些惊心动魄的日日夜夜,他会和春雨走到一起吗?

    于是,我轻轻地念了一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黄昏时分,我又去了一次安息路。

    在金色夕阳的笼罩下,我来到安息路边的建筑工地。荒村公寓曾经矗立过的地方,现在变成了一大堆瓦砾,只剩下几块残垣断壁,还倔强地生长在废墟中。废墟里还埋着许多绿色的叶子,那是爬山虎们的尸体,它们很快就会在雨季里腐烂掉。

    这算是凭吊遗迹吗?至少,我曾在这栋古老的房子住过十天。

    安息路13号中的冤魂们,全都和这条路一同安息吧,你们再也没有机会让别人发现了。

    夜色已悄然降临了,我离开安息路,坐地铁回家。

    在冰冷的地铁站台上,等候着许多忙碌的人们,我在他们中间孤独地站着。当列车呼啸着进站打开车门时,人们丝毫不顾风度地蜂拥而入。我被人们挤在中间,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面对车窗的位置,有些艰难地呼吸着。

    列车飞驰进了黑暗的隧道,在晃动而拥挤的车厢里,我闻着无数奇怪的气味,这时候总是让人昏昏欲睡的。忽然,我抬起眼睛看着车窗,车厢内的灯光照射到玻璃上,隐隐映出了我的脸庞。在隧道黑暗的背景下,我映在车窗上的脸时隐时现,就像对着一面黑夜中的镜子。在经历了生离死别后,我发现自己竟是那样憔悴,只能任由列车带着我狂奔下去。

    忽然,车窗里似乎映出了另一张脸——在车厢里白色的灯光与车窗外黑暗的隧道之间,那张脸幽幽地浮现了出来,她黑色的长发依然披在肩后,一双眼睛闪着淡淡的忧伤,那是“聂小倩”才有的眼神。

    列车继续在隧道中飞驰,整个车厢里的人似乎都睡着了,唯独只有我一人,能看到她映在车窗上的脸。然而,我不能回过头去,我只能看着对面的车窗,我知道她就站在我的身后,就像两个人同照着一面镜子。在地下拥挤的车厢内,我们彼此看着对方的眼睛,这是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秘密。

    只要你心底想着我,那你就会看见我

    瞬间,我感觉整个城市都寂静了下来——只有在这地下的深处,有两道深情的目光,一同穿透忧伤的空气,相会在一面飞奔的镜子上。

    (全文完)

    蔡骏

    2004年6月9日初稿

    2004年6月20日二稿
亿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