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护墓河鬼

    我回过神来一看,只见地上蹲着一个浑身长毛,头顶光亮,两眼泛红光,好似成了精的猴子一般的怪物,就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老柳头一把就把枪横了过来:“是护墓河鬼,我们到了地宫幽冥河旁边了!”

    护墓河鬼?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那个口子里又尖叫一声扑进来一只,我当即不做他想,凌空一个抽射,狠狠的踢中了这个怪物的头部,只听得那个怪物惨叫一声,横着飞了出去,不过,就感觉我的脚上被狠狠的抓了一下。夏末天气,衣衫单薄,牛仔裤和血肉一起被划开,血液顿时四溅,老头儿顾不得那么多,背对着那个缺口,撕下来一块衣服就对我的小腿进行包扎。

    就在这时,仿佛是敢死队一般,第三只毛茸茸的怪猴也啸叫着跳了进来,一下就趴到了老头儿的背上。老头儿是正对着我蹲下的,所以趴在他背上的这只怪物和我是平行对视的。我总算看清楚了在电光火石之间袭击我们三次怪物的模样。猛地一看仿佛是一只穿了龟甲的妖猴。它浑身披着灰黑的短毛,大脑袋中间有一个光亮的秃顶,一双恶狠狠的红眼寒光四射,呲牙咧嘴之际露出满嘴的尖牙,手臂光洁无皮毛,鸟爪一般的四只爪趾末端是尖利的指甲。此刻,这四只尖利的指甲牢牢的扣进了老柳头的肩头。

    也就在它从龟甲里伸出脑袋准备去咬老头儿肩膀的同时,来不及找家伙什的我用手电狠狠的揍在了它的脑袋上,就像狠狠的揍到了一个沙袋上,那只怪猴也只是被打得一摆头,接着就张开一张利嘴直扑我的面门,一股子水藻的腥臊气“刷”就冒了出来,情急之下,我用手一下挡在了面前,预料中的手臂被撕裂的疼痛没有出现,只见那只怪猴离我的手还有一公分的时候突然停在了那里,面孔上那只鼻子不断的在抽动,仿佛嗅见了可怕的东西,两只怪眼开始不断的翻滚,紧接着浑身开始颤抖,仿佛是打摆子一般。突然一声怪叫,那只怪猴一个后翻又从刚才进来的那个缺口又跳了出去,然后再也没有怪猴跳进来。

    袭击在一瞬间发生,又在一瞬间结束,只留下两个不明所以地一老一小傻张着嘴。还是老柳头最先回过来神,赶紧把我腿上的伤口给扎好,这才想起来他肩膀上的八个爪孔,可令人奇怪的是,老头儿肩膀上的抓痕并没有血液渗出,创面是很令人费解的绿色。用手触碰以后,感觉是木的,那个部位仿佛被打了局部麻醉针。

    我和老头儿都不明白为什么来势汹汹的攻击却在转瞬间变成了溃退,貌似还十分的惊惧,两个惊吓得都不敢多说话,生怕一个不小心再招惹来什么不该招惹的怪物。

    犹豫再三之后,我们俩还是互相搀扶着钻出了这个破损的缺口,等我们出了这个口之后才明白,古人带给我们的,永远是我们想象不到的震撼。

    当我们站在缺口外面时,简直傻了,我们前面是一个砖石砌成的圆形空间,就在空间的正中央位置,有一个圆形的地宫,而地宫四周,我们的脚下是砖制的沟渠,俨然小型护城河,护城河里波澜不惊,缓缓流过的活水无声无息沉静得让人毛骨耸然,偶尔还有几下水花轻响,但很快又归于沉寂。

    这绝对是一个惊人的发现,谁都不会想到就在秋稷寺地底几十米处,有一座庞大的建筑。与其他的地宫相比,叫这个东西为城堡更合适,只不过这个城堡上至黄土,下至幽冥,是一个圆柱形的地宫。这个地宫不似我们在韩王陵所看到的地陵那样隐藏了出入之门,而是很大方的把大门堂堂正正的亮了出来。

    我们俩搀扶着,怀着畏惧之心绕着这个地宫的护城河绕了一圈。竟然有六扇大门,每扇大门都对应了一具神像,神像或怒,或咤,或威武,或须发皆张,各个容貌狰狞,姿态威严,令人一望而生敬畏之心。

    老头儿突然抓住我的胳膊:“快看,那一尊造像!”我抬头去看,赫然就是我们在张老娃家里见过的那尊神像的放大版,但是不知为何,他的塑像上手持的两面三尖刀却没影了,本来脚下踩着一个衣衫褴褛的人也无影无踪了,就在我们吃惊的时候,却突然发现旁边门的一尊造像突然动了一下,仔细一看,竟然是在石棺铜钉镇尸的时候看到的那尊神像,只不过是神像口中的胫骨却没有影了。挪到第三个门的时候,我们彻底晕了,因为第三个门旁的那座神像正是我们刚刚在甬道里看到的那个神像,只是手里没了我们见到的锁魂链。其他的三尊神像分别手持两股钢叉,双手擎着钢锯,最后一尊竟然抗着一具大铡刀,要不是这个时候出现了突发状况,我倒想幽上一默:“你当你是包青天啊!”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情景,让我硬生生的把这个冷笑话憋回了肚子里,并且艰难的咽了口唾沫。

    因为在表面平静的护城水渠里,一个接一个爬出来几只怪物,令人惊诧的是,这些怪物出水竟然悄无声息,就连水花泼洒的声音也不曾响起,要不是我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脱水而出,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暂时失聪了。

    一只、两只、三只、不大会功夫我们的身前就蹲坐了几只浑身黝黑,淋淋漓漓挂着水珠的怪物。直到他们两只莹红色的眼睛信号灯一样亮了起来,我这才惊恐的发现,这些怪物不是别的东西,就是刚才破墙之初,飞身袭击我们被老头儿称作护墓河鬼的东西。

    我惊惧的看了老头儿一眼,心乱如麻,就刚才我们看到的情形,这些怪物来去如风,行动迅捷,出手利落,而且似乎还有智商,跟其他的守墓兽简直是天差地别。如果,让我来称呼他们的话,我倒更愿意叫他们为“人”。

    不到一米五的身高,浑身覆短毛,一双罗圈短腿,双手过膝,五官轮廓鲜明,在头顶的位置却是光亮如镜,好像是一个晶莹透亮的秃顶,里面似乎有液体流动,最令人惊奇的是他们的背上无一例外都戴着一个圆形的壳甲,像极了《小龙人》里迷你版的龟爷爷。他们奇诡的外形最终还是被手上黑尖的十个指甲夺去了光彩,在身形晃动之间,就像藏在腰间的一把凶器,虽然其貌不扬,但是难以掩饰其凶相。

    在将近一千多年的地底竟然还生活着有可能拥有智慧的生物,这个冲击绝不亚于火山爆发,在我见识过了韩王陵里的诸多奇异之后,惊诧度相对减弱了很多。

    令我惊异的是,身边的老柳头似乎也是一副波澜不惊的面孔,只是手里紧紧地抓住那只玉笛,我认得,那是从黄河龙的尸体上得来的。

    从河里上来的怪物是越来越多,粗粗一数竟然有十数个之多,但却一改刚才袭击我们的凶悍,亦步亦趋的跟在为首的那个怪猴身后,慢慢的向我们走来。

    气氛沉闷而压抑,他们一步一步地逼近,我的心一点一点下沉,手里紧紧地攥着那柄青铜匕首,准备在千钧一发的时刻用来自保。难道真的要折在这里了么?心中哀叹一声:“我还没娶媳妇呢!”

    在我们俩手里微弱的昏黄的手电光里,第一个怪物逼近了我们。当他晃着殷红的两只眼睛靠到我面前,那一张鸟型的嘴脸就在我面前晃悠,河藻的腥臊之气氤氲四周,就在他逼上的一霎那,我再也忍不住了,一脚狠狠的踢在了他的面门上,一边踢一边恶狠狠的想:“总算有个正当理由欺负比我个子矮的人了!”

    老头儿没有料到我的动作这么快,就在他准备阻止之际,那只领头的怪物已经嚎叫着飞出去了两米远,我就没等旁边的怪猴们反应过来,又飞快的踢倒了两个,本来被抓伤的腿上的伤口又四溅出了血液。当我瘸着腿往后退的时候,前面的一只怪猴刷的一下就扑了上来,我背靠了砖壁,退无可退,只好用沾满鲜血的手去推它,结果就在我一推之间,那只怪猴仿佛是被火烧到一般,又嗷的一下跳开去。

    它们怕我的手!瞬间得到这么个结论,我低头看自己的双手,上面沾染了我自己腿上的血,和老柳头肩膀十个抓孔创面上绿荧荧的物质,我已经先入为主的认为是自己的归阳藏阴体质里的血液对怪猴有震慑作用,赶紧忙不迭的用双手狠狠的在腿上擦满了鲜血,狞笑着冲过去,可令我郁闷的是,它们似乎一点都不怕,就在转瞬间,三只怪猴同时扑到了我的身上,就在我仓惶闭眼的一霎那,就感觉有六只黑爪冲我的面门杀过来,当时我的第一想法竟然是:“完了,毁容了,找不到媳妇了。”

    就在伟大的,英勇的,充满传奇色彩的新青年考古工作者,一代归阳藏阴体质拥有者,二半吊子双瞳使用者,不良大学生娄鹏飞不得不为自己的冒失行为付出代价时,一股阴风夹杂着重重的一个身躯狠狠地撞了过来,趴在我身上的三只怪猴顿时失去平衡,拽着撕裂的衣服片被撞飞了出去。

    这时候我才发现一个情况,他们一直没有攻击就在我身侧的老柳头,也亏得是老头儿离得近,身手比较敏捷,要是再远一点,或者反应迟钝一点,我估计当时就得英勇了。

    而且我发现一个很怪异的情况,在我没有主动攻击它们之前,它们似乎非常忌惮,或者说是畏惧我们。究竟是什么让这些东西畏惧?这些护墓河鬼到底是什么东西?

    被撞飞的怪猴野性顿起,都咧嘴张牙想要围过来,手里的黑爪蠢蠢欲动,我赶紧躲在了老头儿的身后。令我惊奇的一幕出现了,那些本来暴躁无比,妄图要取我性命的怪猴突然之间安静了下来,而且一个一个似乎非常惊惧的模样。

    我这才发现,老柳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把从“黄河龙”那里取来的那支九龙玉笛含在了嘴里,似乎在吹奏,因为我看到他的手指上下翻舞,但奇怪的是,只有气流滑过笛管的摩擦声,并没有一丝一毫有韵律的声音从玉笛里传出来。就在我惊讶老头儿这个奇怪动作的同时,震撼的一幕出现了。只见那些怪猴突然一个个的匍在地上,四肢紧紧地贴在地面上,浑身都在颤抖,似乎听到了非常可怕的声音,并且开始不断的向后退去,一直退到了护城河渠的边沿,然后一个个悄无声息的又退回了河里。

亿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