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移魂干尸

    也不知道过了有多久,就感觉自己的手脚所触摸到的东西都是冰凉冰凉的,而后脑是一阵阵的发晕,好像被抽空了脑浆,慢慢的抬起头,四周一片黑暗,呼吸间的气息细不可闻,一阵阵的寒气从地面上侵袭过来,随着寒意渐渐加深,一阵细细索索的声音似乎在周边响起来,蓦然之间好似静寂的可怕,仿佛能听到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没有声音的恐怖才是真恐怖。

    “爷爷,柳爷爷!”我突然狂吼了一声,却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哆嗦。

    这么凄厉的叫声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没想到我竟然喊出来这么声嘶力竭的动静,静下来侧耳倾听,依然是一丝声音也没有,连刚才那声喊仿佛也被硬生生的截断了回音,生硬的像砸在石头上的冰块。

    我摸了摸四周,全部是冰凉的石头地面,触到的都是寒冷,心里一下紧张起来,这老头儿去哪里了。脑海里一下回忆起刚才的最后一个画面,拥有一张苍白脸的人一下就把我们推了下来,紧接着失去了知觉。也不知道是从多高的地方摔了下来,我年轻,皮糙肉厚无所谓,可是老头儿已然是七十有一得人了,摔一下的话……我的冷汗刷的冒出来了。不禁想起来我们曾经在老头儿背上见过他出魂的一幕,爷爷常说,生人出魂主大凶,难道就应在这里了么?要是真的这样,我估计也难逃此劫,因为,因为,我他妈的不认识这里的路啊。

    刚念及这里,突然觉得身旁似乎有个人,用手摸索了一下,一阵激动涌上心头:没错,是一个人。刚才在慌乱之下竟然没想到裤子口袋里还有一根微型手电,暗骂了自己一句,赶紧掏出手电,打开灯光,昏黄微弱的灯光下,老柳头趴伏在地上。心里一凛,莫不是老头儿摔得昏过去了,只顾着担心了,也没仔细察看,一把抓住老头儿的肩膀就搬进了怀里。

    把老头儿的脸搬正刚准备朝前凑,就觉得心口的位置被一柄大锤重重的砸了一下,一阵阵的恶心难受,扑面一股恶臭味就窜到了鼻孔里,定睛仔细一看:躺在我怀里的这个人哪里是老柳头啊,而是一个满头杂乱灰白毛发,五官干枯,散发着恶臭的干尸。

    那种类似于死老鼠尸体的味道差点没让我窒息过去,而且干尸的口鼻里竟然游出来一些叫不上名字的黑色小虫子,从衣着上来看,这很明显是一个死在这里的盗墓贼。这个发现把我吓了一跳,猛地一撒手把怀里的这具干尸就扔了出去,同时撒手的还有攥在手里的微型电筒。

    躺在地上的手电发出微弱的黄光里,那个干尸的手里似乎攥了一个亮闪闪,金黄色的筒状物。我捡起来手电,没敢捡那个东西,先四周打量了一下,这才发现我处在一个类似于胡同的夹层里,这个胡同长约十米,宽仅仅一米五左右,在胡同的两头各立着一个神像,塑像不十分高大,由于离得太远,模样模糊不清。想往上看,除了看到头顶约一米的地方有一团团黑色的圆盏之外,再也看不到更远的地方了,也看不到我们进来时的那个小门。

    在确定了四周没有任何危险的事物之后我才小心翼翼的靠近了那个散落在地上的黄色筒状物。这个好习惯是老钟教给我的,他常说,如果遇见盗墓贼死在墓里,一定要小心又小心,否则就步了他的后尘,当时还说了四句口诀给我:墓中遇尸要谨慎,四下察看勿多问,黄白冥器莫轻动,不可轻踏尸前路。也就是这四句顺口溜,竟然在关键时刻救了我的性命。

    我把那个黄色的筒状物拿到眼前的时候才发觉这竟然是一个宝贝,不仅仅是因为它外壳是纯金打造的,更因为它目前几乎是我最需要的东西:一只火龙吐珠取火筒。从周身雕刻的花纹和筒头处龙头吐焰的造型来看,基本可以确定就是《列子机括论》里记载取火的利器,古代火镰与火烛混合的取火筒,它不仅拥有火镰基本的取火功能,而且在筒状的身体里藏了动物油脂,经过火绒的引燃后,俨然就是一个小型的火把。

    筒尾有一个纽扣式的小拉环,拉环连接着一个锯齿样的钢条,猛地拉钢条就会磨擦固定在筒壁上的火石,火花溅射在旁边的火棉里就可以燃起火焰。制作精良的火镰不怕风,不怕潮,不管多长时间都可以用,所以古代有些盗墓贼都用这些东西,但是这种龙首造型的取火筒肯定不是民间之物。

    就在我推测这个盗墓贼身份的时候,手里的微型手电突然如发癫一般猛地亮了一下,仿佛是被什么所召唤一般,亮过之后,手电的灯光慢慢暗淡下来。

    坏了,想不用这个取火筒都不行了,因为手电已经快没电了。

    在手电光即将暗淡下去的时候,我不得已拉动了手里的取火筒,其实我对能不能点燃这个取火筒持怀疑态度,因为我压根不知道这个东西究竟是不是还完好无损。

    有时候,是真的有狗屎运存在的,因为,取火筒竟然在我拉动了三次之后喷射出了火花,就在我拉得胳膊酸疼的时候,这个取火筒终于亮了起来,一股纯黄色火苗扭动着身躯舞动了起来。

    这个火焰与手电真是不可同日而语,明亮的火光一下就照亮了四周的环境,那个被我抛出去的尸体依然歪斜在那里,但是令人生疑的是,干尸产生尸印的形状是在墙上背靠的印记,而不是刚刚我看到的趴伏在地上的造型。

    这种尸印一般是人死了之后由于某种原因迅速脱水脱油,在尸体身下形成的一个印迹。但是,这个尸体印显示这个盗墓贼是靠在墙上死掉的,而不是我刚才看到的趴伏在地上的姿势。

    更令我惊奇的是,在背靠的印记旁边有一块火石,似乎是某个火镰上掉落下来的残片。我端详了手里的取火筒,并没有任何残破的迹象啊。一个念头突然在心中升了起来,难道,有人来过这个地方,挪动了这个尸体?但是这个推断很快又被我自己推翻了:没有人会挪动尸体的时候不注意这个纯金的取火筒,更不会把这个东西留在这里。

    我站在尸印下面抬头看,刚才在手电光里模糊不清的一团团圆盏露出了真面目,原来是七个黑色的大灯盏,似乎里面还有油脂的存在。我刚想用手里的取火筒把灯盏点着,突然想起来老钟的话,于是忍住臭气,又把那具干尸放回到了尸印的位置,然后让干尸手握着那具喷火筒点燃了他跟前的那个灯盏。

    “轰”的一声,灯盏里的火焰顿时升腾了起来,还没等我吃惊的嘴巴闭上,就看见一道流火顺着中间的一条连杆流向了其他的六盏灯,紧接着其余的六盏灯也全部都亮了起来,趁着这火光看到头顶似乎有东西在舞动,赶紧抬头去看,只见升起来的各种形状的黑烟似龙似凤盘旋飞翔。

    我光顾着抬头看了,突然觉得有股似麝如兰的幽香不知不觉中吸进了肺里,我头一个念头就是:不好,要坏事!只听见远处似乎有沸水滚动的声音,一阵拉动石头的噪音顺着墓壁轰隆隆的传了来,再想动手臂却发现是软绵绵的毫无力道。就见胡同两头那两座神像顺着一条轨道飞快的冲了过来,很快就在我的面前交错,手里持的两件武器同时恶狠狠的扎进了手握着喷火筒的那具干尸身体里。

    就这样,我浑身无力的依靠在墙壁上,眼看着两个满脸狰狞像的神像就像两道交错而过的狼牙,紧紧地咬住了我旁边的那具干尸,手里的武器扎穿了本已经干枯的身体。而我因为藏身在干尸的后面则侥幸躲过了这一劫。

    原来,这从头到尾都是一个机关,点燃头顶的灯盏会引发灯油脂里混合的迷香,任何人嗅到之后都浑身无力,点燃的灯盏会启动两个神像,狭长的墓道里两个冲击力极大的移动神像会像奔跑的犀牛一样,牢牢地钉死敢于点燃灯盏的人。

    很显然,墓室的设计者已经料定了闯入墓室的人一定会想方设法点燃这七盏灯,至于为什么要点燃这七个灯盏,在一支烟的功夫以后也有了答案。

    就在八盏灯燃烧了片刻之后,在一阵巨大的轰鸣声中,正面对着我的那堵墙竟然缓缓地移开了一道缝隙,缝隙里透出万道金光。

    他娘的,遇见圣火门了,以前曾经听爷爷讨论说起过国外一座教堂圣火启门的故事。

    当时记不清楚是东正教还是基督教的一座教堂,门前供奉着一簇圣火,每当点燃圣火的时候,教堂两扇沉重的石门就会自动开启,通过教堂刻意宣传和教徒的膜拜,就演变成了基督的圣火能够开启天堂圣门的神迹。当时爷爷笑骂说这其实这是一个设计精巧的机关,当点燃圣火的时候就烤热了藏在石门里的液体,当液体升腾并流动的时候就会带动石门的移动,道理虽然粗浅但是做起来却颇不容易,由于披上了宗教外衣,所以就成了所谓的神迹。

    我心中不禁苦笑了一下,这八盏圆灯就是开启下一道地宫的机关起眼,虽然此时我还是瘫坐在地上,但是脑子依然清醒,面对这道由七盏灯催动的大门我心里翻江倒海,因为我已经想清楚了整个原委。这机关却是一环扣一环的。

    从我们穿越地宫护城河开始,就已经踏上了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接下来我们的活动都在墓室设计师的算计之内。渡河,进门,点火,点燃的灯盏里迷香四起,眩晕之际再由飞驰的神像重重一击,然后垂死之际可以看到火焰催动着密封的石门悄悄的打开一条缝隙,似乎就像是阿里巴巴的那句咒语,只不过“芝麻开门”之后,大盗们只能无力的躺倒在宝藏门口眼睁睁的看着地宫大门开启然后再随着火焰消失而缓缓关闭。

    李诫不愧一个黑色幽默的高手,他用这一系列的机关调戏了历代盗墓贼和想窥视这座地宫的歹人,让这些人在即将触碰到地宫最后一道门时惨然死去,这么精巧的构思他也能想的出来,我只能用“非人”来形容他。

    我现在躺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看着那两尊神像结结实实的挤压着中间的干尸,心中充满了后怕,倘若刚才是我自己举着那个取火筒点燃灯盏,此刻我应该可以看到肚子上的血一寸一寸地流淌到自己的脚面上了。

    远处的灯火已经开始熄灭了,仿佛是约定好了一般,从最外开始,灯盏里的火苗摇曳了几下之后就无力的熄灭掉,然后是靠内侧的一盏也熄灭掉了,直到干尸头顶那一盏,升腾半天的火焰也慢慢低矮下去。我心中一片悲凉,随着这盏灯的熄灭,黑暗将笼罩这个墓室前的短道,而我则会僵卧在这里,冻饿而死成为下一具干尸。

    “李诫,我他妈的恨你!”想到悲愤处,我情不自禁的高声怒骂。

    仿佛是我骂声起了作用,最后一盏灯的火焰在晃动了几下之后竟然没有灭掉,但是已经没有前面那么高昂的火焰,而是变成了纯黄色的浅浅火焰坚韧而顽强的燃烧着。由于火焰依然没有熄灭,那座石门依然留了一道浅浅的缝隙没有扣严。

    是取火筒!我一下激动起来,是我刚才让干尸攥着的那具取火筒,它自身的火焰产生的热量阻止了石门的闭合。这可太好了,因为这种机关跟现在石门颇有异曲同工之处,只要留一条缝隙,就能推开,如果严丝合缝的扣上,除非我有九牛二虎之力,否则难以撼动分毫。

    我一下就从地上站了起来,快步跨到了那盏灯面前,刚走了两步,自己突然愣了,不相信的看着自己的胳膊腿,怎么突然一下就能动了?我疑惑的嗅了两下,空气中那种浓郁的兰麝之香已经被淡化了,取而代之的似乎是一种冰凉的类似薄荷的气味,但这种气味不像是薄荷那样具有醒脑功能,反而有种麻酥酥的感觉,有点让人思绪翩翩。

    石门开启的巨大喜悦冲淡了我的疑虑,不管不顾得扛着石门就开始用力。

亿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