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龙脉遗骨

    精钢弩箭深深地扎入了石壁,抓住后尾往外拽,却感觉里面有个力量也在朝里面拉,好似对面也有一只手在跟我拔河一样,我越用力,那边拉的越紧。

    我惊讶得看着这支小弩箭,急忙叫老钟过来看,他下手拔了拔这支弩箭,只见那只弩箭被拔出来寸把之后又奇怪地缓缓缩进去了。

    老钟很显然是吃了一惊,随即用手里的伞兵刀柄轻轻的砸向了弩箭的四周,“扑扑”有声,下面是空的。

    老钟手一用劲,外面的一层石壳全部都碎了,只见弩箭扎在一团白色肉球上面,用手一按,仿佛还有温度和弹性,怪不得往外拉的时候竟然觉得有股劲往里面拽。

    “息壤钉”,老钟半晌之后方慢慢的吐出三个字,脸色愈发凝重起来,但神采却抑制不住的欣喜袭来。

    息壤,这我当然知道,我在恶补时,曾经在《山海经》看到过有关息壤的记载。

    相传在尧的时代发生了一场大洪水,大家一致推举鲧去治理洪水,他首先奔赴天庭,央求天帝收回洪水,还给人们安宁的生活,可是没有奏效;于是他采用“堵”的方法治水,把高地的土垫在低处,堵塞百川。然而治水九年,洪水仍旧泛滥不止。正当他烦闷之际,一只猫头鹰和一支乌龟相随路过,告诉他可以盗取天庭至宝“息壤”来堙塞洪水。鲧深知此举的罪责,但是看到受尽煎熬的人民,他义无反顾排除万难,盗出了“息壤”。“息壤土”果然神奇,撒到何处,何处就会形成高山挡住洪水,并随水势的上涨自动增高。天帝知道鲧盗息壤的事情后,派火神祝融将鲧杀死在羽郊,取回了息壤,洪水再次泛滥。鲧死不瞑目,尸体3年不烂,天帝知道后怕鲧变做精怪,再次派祝融拿着天下最锋利的“吴刀”剖开鲧的肚子看个究竟。可是奇迹发生了,从鲧的肚子里跳出一个人来,那就是鲧的儿子禹;禹承父业,又历经九年,终将洪水彻底制服。

    息壤作为存在于传说中的物品,最神奇之处莫过于它能够随着需要自动生长。作为上古神物很多人都没见过。但是,息壤钉这种神奇的东西确实存在,也是好多传统匠师倾其一生也难以见到的东西。

    能够自动生长的建筑材料,恐怕只要是一个工物建筑者都梦寐以求的东西,爷爷曾经说过,在某处,他见过一种神奇的岩石,那种石头能够在破损之后神奇的复原,在查阅了典籍之后,才知道这种石头据说产于昆仑引入中原的遗脉,因为有这种能够自动复原的神奇功能,自古以来都被用作密封密室的上佳材料,据传说,五代时期好多巨富之家曾经开建造过自己的藏金室,而藏金室的密封门全是这种息壤钉构筑的。

    老钟敲碎了所有密封在息壤钉外面的石壳,在昏暗的灯光,一幅巨大的画像慢慢的显露出了自己的轮廓。一头盘踞而卧的猛虎,虎颈上却是一个人头,头上却有四张脸,分别作了静,嗔,怒,喜,四个表情。

    “陆吾神,”背后突然响起来一个声音,“和我们家祠堂供奉的那个一模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老柳头已经站在了我们背后。

    “什么是陆吾神?”就在我的好奇心还没有得到满足的时候,老钟已经把这幅壁画撇到了一边,一把揪住了老柳头的衣服:“无支祁呢?”

    老柳头指了指地上的一片碳灰,面无表情的崩出来两个字:“烧了”。

    烧了?我惊诧的看着地上的那堆黑灰,才发现刚才那个被钉在墙壁上的怪物已经踪影全无,只有靠石壁角处有一大堆黑灰,和一幅白惨惨的骨架。

    这才多大点功夫,就把一个几乎和人大小的怪物给烧成了一堆黑灰?而且我们几乎没有嗅到一丝丝火烧得气味,我看着老柳头,心里开始带上一丝寒意。

    老钟头叹了口气,朝那堆黑灰走过去,老柳头反过来一把抓住他几乎是带着哀求的语气:“放了他吧,啊,放了他吧。”

    那一瞬,老钟和老柳头,两个加起来快两百岁的老头子相对无言,还是以一句叹气结尾,老钟自顾自的走向了那副骨架。

    我终于知道在黑影里为什么看到的那个怪物是四只手脚了,原来那个怪物身上竟然背了一副骨架,我们看到的四只手,是骸骨的四肢。

    令人称奇的是,这个已经发黄变黑的骨架身上的尾椎处,竟然拖了一条长长的尾巴。

    一条蛇那样的尾椎骨长长的挂在骸骨的身后,我突然想起来有一次在爷爷的一个珍藏的小箱子里看到的一幅画,是一幅手绘的图像:一个人身蛇尾头戴王冠的人坐在高位上,下面是一群趋附跪倒的人。当老头子想起来他忘了关箱子回来的时候,我正捧着那幅画仔细端详,被老头子一顿好骂,把画放回箱子之后小心翼翼的锁好,从此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这幅画。

    虽然我不确定这幅骸骨就是图画里的东西,可是老钟那种表情充分的说明了一切,就像一个UFO迷被告知没有外星人的N年以后突然亲眼见到外星人一样。

    “柴氏龙脉。”老柳头平静的说:“这就是这座墓的主人,号称龙命天下的那个短命可怜虫。”

    不亚于一个霹雳,把我都打懵了,我们一路来历经千辛万苦,机关重重,如今却看到本应该被重殓厚葬的主角却像一块用剩下的抹布一样被弃置在墙角里。

    虽说不用黄肠题凑,最少也应该棺椁齐并吧?没听说一具骸骨被守陵怪物背着满墓室乱窜的。我用疑问的眼神上下打量着老柳头,他却一副泰然若素的表情,仿佛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

    老钟压根就没看那副骸骨,相反却走近了刚才发现的那副壁画,还没等他走近,我们就感觉脚下深处有一阵阵的振颤感。

    不好,要地震,这是我的第一反应,脸上顿时一片灰暗,我们这可是在地宫里,好死不死这时候地震,这黄土地质,不要很大的震级,有个三四级,我们就黄沙裹尸了。

    就在我惊惶失措的看着那倒霉的两兄弟,三个人像受惊了的鹌鹑一样各自团缩在地的时候,却发现老钟和老柳头两个人稳稳当当的站在那里,一副处变不惊的样子,两人都仰头盯着一个地方。

    我抬头看,只见那个四面陆吾神的八只眼睛,同时放出了荧光,就像有了感应,在那头人面虎身的爪下面,慢慢的显出一个半圆的斜门,紧接着一股酸腐之气扑面而来,还没等这窒息的气味消散,就听见“哐荡”重重的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倒下,紧接着,面前这面画着虎身人头四面的墙壁开始下陷,就像没进蛋糕里的餐刀一样,稳稳的沉进了地面。

    整个圆筒状的石壁全部都落了下去,露出来一圈奇怪的墙壁,墙壁上密密麻麻全是小方格,里面填充着半块砖大小的黑色金属块,我尝试着取了一块出来,入手一试,沉甸甸的,像极了我刚才在上面拣到的那黑色石头。

    在我身后的王魁突然夺过去,仔细扣了扣,欣喜地对身边的吕强说,原来是这些东西,原来刚才就在我们身边,语中大有懊恼之意。

    吕强两眼放光,“黄龙府金库,是黄龙府金库,哈哈是黄龙府金库?”

    “什么黄龙府金库啊?”我有点好奇的看着手里的黑色砖块一样的东西,王魁劈手夺过来我手里的黑砖,用力的在棱上划了一下,氧化层被磨掉,里面露出了白色的金属质地。

    他摇晃着手里的黑砖块,用力的对我说:“是银锭,懂么?足赤足量的北宋银锭,这里面全部都是银锭。”

    天啊,我有点踉跄的往后退了一步,仰头看四周这密密麻麻的黑砖垒就的环形墙壁,难道这里是千年前的秘密国库么?

    王魁手舞足蹈的拿着银锭对吕强说:“哈哈,没有骗我们,果然没有骗我们,这里真的是黄龙府金库,这些宝贝就在我们身边,竟然没有发现!”

    还没等他的话落地,只见老柳头以不符合他年龄的敏捷身手把王魁手里的银锭夺了过来,冷冷的说:“这里不是什么黄龙府金库,这里是地宫密银库,你以为这地宫层层的机关真的是为了保护这一具半人半龙的尸骨?”

    王魁吕强和我都是一愣,难道这个地宫的秘密并不是像传说中的那样是一个陵墓,难道他还肩负有其他的使命?

    吕强也就是一愣,随即笑了起来:“老头儿,别吓唬咱了,咱从一开始就明白这里绝对不是什么隐龙地宫,这里是黄龙府金库,是当年各路义军收复中原的秘密财库,既然是大家一起进来了,就见者有份,我们一起分了他。然后各奔东西。”

    不知道为什么,我和王魁同时向他投去了一个看到傻子的眼神……他也不想想老柳头和老钟头是干嘛的?一个是守陵人世家,世代以坚守这里为信念,另一个是御封国定的现代巡山将军,以保护研究为目的。他竟然要和这两个人商量瓜分这里的宝物,不是脑子进水了是什么?就算你再冲动,昏了头脑,可是你商量也得分人啊,比如说,啊,你跟我商量商量。

    我还没畅想完,就见他身后一个黑影闪了过来,手一扬,吕强即软绵绵的倒下来,王魁大吃一惊,还没来得及躲闪,身后的黑影也是一扬手,他也倒了。

    我吃惊的看着老钟,想不到这老头儿年岁这么大了身手还这么好,干净利落的就把这两个家伙给收拾了,还没来得及夸奖,就觉得后颈处一阵酸麻,一股眩晕感瞬间充斥了后脑,临倒下前,看到老钟手里举着一支金针,微笑着说:“小子,知道太多也不好,先睡会吧。”我的意识只剩下了三个字:狗日的。

亿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