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守陵人之死

    是九宝龙玺盒,还有九龙玉牌。真佩服这些侦查员,他们竟然能够拍到那些人在房间里拿着文物欣赏的镜头,从画面上看,似乎比较重视九龙玉牌而不大理会那个九宝龙玺盒。

    我真的傻了,有点不敢相信地看着手里的照片,宋旭东表现得更过分,手里攥着照片,指头都捏得发白。

    俩年轻人跟受惊的小兽一般,互相看看又看看照片。宋旭东没有下墓,但是他依然了解这个九宝龙玺盒如果是真的话,意味着什么……地宫失守了,有人盗出了文物,能直接到达困龙台拿走这个,他们自然也能够拿走其他的文物。

    “我已经派人到那个地方看过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我们走了之后,有被大规模开挖的痕迹,我们的人24小时监视,也没见到有任何可疑的人接近那里。”老钟显然明白我们在想什么。

    “我们曾经一度怀疑在我们下到地宫的同时也有一拨人同时下到了地宫里面,趁我们不注意盗走了宝盒,可是时间上根本来不及,所以综合几大因素,我们怀疑,这个九宝龙玺盒很有可能就是假的。”老钟的说法有点石破天惊,让人觉得疑点重重。

    “现在最好的办法,是能不能够拿到这些东西做个鉴定?”我们家老头儿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我们调查过了,这些人是本地一个企业家李欣邀请的一个香港商务投资考察团的成员,是一周以前入住新郑的,他们将乘明天晚上的飞机飞离新郑回到香港,因此,我们只有不到一天的时间来靠近他们,并想办法得到那两件宝贝,然后找人鉴定。如果确实如大家所见是我们的宝物,那么就必须采取行动了。”范教授把刚刚从公安局同志那里了解的情况反馈给大家。

    “李欣,这个名字为什么听起来这么耳熟啊?”我小声嘀咕着,摆弄着手里的照片,突然,我和宋旭东同时抬头,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发出一声怪叫。

    大家都吓了一跳,看着我们俩怪异的表情还以为我们撞邪了呢。

    老头儿二话不说就给我了一脚:“吓人呢,发这么个怪音,你们俩见鬼了啊?”

    可不是见鬼了怎么着,真是出奇的见鬼了,我们刚刚从李欣家的小别墅里回来啊,这又听见李欣的名字当然感到惊喜了。

    “钟老师,您还记得让我调查的,那座在郑韩古城墙边的二层仿古小别墅么?那就是李欣的。”宋旭东很恭敬地向老钟回报。

    “是不是说他的别墅里闹鬼,还不愿意搬走的那个啊?”老钟似乎也有点印象。

    “是的,下午的时候我和娄师兄想去看看情况,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毕竟娄师兄是双瞳,我也是想试试,看是不是真的有不干净的东西,如果有的话,娄师兄应该会有感应的。”宋旭东道出了我们下午曾经见过李欣的事情。

    我当时那个气啊,我还以为你是钦佩我的机关木甲术,风水堪舆之术,让我去当专家给人排忧解难呢,没想到你就是把我当成个证实荒唐想法的道具。这小子也太损了,不拿小娄同志当专家啊。

    我爷爷听完我们整个介绍之后,听说我在他们家拍了一些照,就索要照片。我急忙把手机里拍的那些图片全部都调出来给老爷子看。

    老爷子看了几张就开始锁眉,越看脸色越难看,同时又很疑惑地看看我问:“这东西真的是你在他家拍的?”

    我用力地点点头,当然是在他家拍的。

    老头儿冲我一晃手机笑着说:“你都不觉得很熟悉么?”

    熟悉,哪点熟悉?我是一点都没见过这些东西啊,我陷入沉思中。

    “小子,仔细想想,咱们老家的正堂之上,那几把太师椅和条案的图形是不是跟这个差不多啊?”老头儿一下就把话给点明了。

    对,我有印象,老家的正厅里常年摆着几把太师椅和一个摆放祭祀祖先贡品的长条案,那条案刻的花纹跟这个很像。

    依稀记得家里的那些图案虽然也是这样的雕刻手法,但是,整个画面充满生气,让人一见忘俗,而眼前这些图案,不仅看着丝毫没有生机,里面还透出一丝丝的诡异。

    “这俩小子这次是真见到鬼了啊,他们俩这一趟没有白跑。”老头儿冲老钟举了举手机,“这里面有鬼啊,看来,我们有必要去见见这个企业家,替他抓抓鬼,顺便也从鬼那里拿回来咱们自己的东西,有可能的话,我们家还会见到失散多年的熟人。”

    老钟有点不解地看着老爷子,正准备等老爷子解释呢,就听见外面一阵骚乱的声音,貌似有什么事情发生。

    就在老钟准备推门而出的时候,有个大夫走了进来,向老钟报告,柳口村的张老娃同志因多种中毒反应引发了心肺衰竭,经过两个小时抢救无效后宣布死亡,在报告公安部门的同时也向钟主任报告。

    死了?所有人都愣在了那里,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还是我家老爷子叹了口气:“死了好啊,也算死得其所啊。这小子倒也算是条汉子,死得无牵无挂的,大家都方便。”

    其实老爷子的潜台词大家都听出来了:他要真不死,还是比较棘手的,要是把他放了,这可是身负几条人命的惯犯啊;要是把他送进号里,那么老钟这些人以后还怎么在守陵人里面抬头啊。

    那个大夫把手里的一个东西递给老钟:“钟主任,病人陷入昏迷之际让我把他手腕上戴的这个布环取下来给娄老前辈。”

    “哦?是什么东西啊?”老头儿很奇怪张老娃怎么会想起来给他东西。结果老头儿一看那个布环,脸色一变,急忙追问:“他还说了什么没有啊?”

    大夫想了想说:“地图。”

    这下大家都听明白了,张老娃临死之际还念念不忘让我爷爷去他家拿地图,可这个布环是什么东西,让老头儿如此紧张?

    老头儿小心翼翼地展开了布环,布环上面有几个模糊不清的字体,老头儿拿起来放大镜研究了半天,然后递给老钟,老钟也肯定地点点头。

    “这就是我刚刚给你们讲的那个事里面一件很重要的东西,工物图。”老头儿很郑重地把手里的烂布条给举了起来。

    “我看,应该尊重死者的遗愿到他家里把地图取来,而且这副地图事关重要,绝对不能耽误。这样吧,小钟,你派人去一趟柳口村,去把地图赶紧取回来,张老娃刚才也说了,这幅图曾经是我们家的东西,我也不争什么,拿回来之后先让我祖孙俩过一下眼,可以不?”老爷子得到了老钟肯定的答复后接着说:“我和两个孩子再去一趟这个李欣家,说不定他家的事我能帮忙。”老爷子难得严肃一次,老钟自然不会反对。

    事情就这样定了,老钟派了一个工作人员到柳口村找柳老爷子,然后让他带着一起去张老娃的家里找到那幅地图带回来。我爷爷、老钟、我和宋旭东开一辆车一起到那个神秘别墅主人李欣那里去。

    李欣很惊诧我们怎么会在这个时辰光顾他家,经过宋旭东的介绍以后,得知来的都是风水堪舆术的大家,慌忙表达了对老钟和我们家老爷子超乎寻常的礼遇。

    不仅推掉了一个会议,而且还急忙电话召令公司员工去冷藏库里把最好的极品大红袍给送过来。

    老钟和我们家老爷子笑眯眯地看着李欣忙活这一切,我和宋旭东已经开始悄悄地瞄准了老爷子说的有古怪的那几把椅子还有几个飞檐上的纹饰。

    经过老爷子提醒,我才发现,这些纹饰跟我们家里一些纹饰的风格果然很相似,刀法一样,线条和刻刀的走向几乎是一致的。

    小时候,爷爷曾经教过我一些篆刻的功夫,虽说到后来以指头被捅得血淋淋而告终。但是,我也算接受了基本的一些雕刻技法,虽不精,但是亦不远矣。

    没想到这个椅子的雕师,竟然会用和我们一样的刀法,说明都是属于复古流派的匠人,因为现代的一些雕刻师受西方工艺美术思想的影响,加上后来进入的西方雕刻手法成为市场主流,基本上很少有人会这种古朴的技艺了。

    看来,修复这座房子的匠师应该是两个有来历的人,否则不会这么讲究啊,连这些细节都注意到了。

    在宋旭东的介绍下,李欣再一次和老头儿们握手见礼,并表示了对两位老师的敬仰。然后就一五一十地把这些天在这座别墅里发生的奇怪事情又跟老头儿描述了一遍。

    李欣把这座别墅建筑结构基本翻新之后,就开始想找一些明清时候的旧家具,碰巧遇到一个商业上的合作伙伴,也是一个复古爱好者。

    他就问李欣,你是要真正的原木旧家具还是只要那种风格。李欣的妻子就说真正的明清家具太旧了,而且把文物拿到家里来使用太浪费了,不如就把房子的内部风格全部整修成古时的格局就好了。

    那位朋友一听,就对李欣说:“既然你们想要的是那种风格,我给你们推荐俩师傅,不仅做工一流,且对古建筑非常精通,室内装修过后连一些挑剔的建筑史专家都啧啧称叹。而且这俩师傅极讲究,还会根据你家的格局来为你布置风水,到时候保准你是财源滚滚日进斗金,但是有一点,这两人脾气极大,而且收费很高。”

    李欣本来的心病就在这座房子的风水格局上面,一听是这样,当即就拍板决定用这两个师傅了。

    这两个师傅果然是脾气极大,不仅全套工具自带,而且坚决不用任何带电的工具,无论刨、削、钻、凿、切、断,俩人都是用手完成。且对木料极为讲究,规定凡是长了鬼眼的槐木一律不用,不到年限的松木柏板也不用,看到房子哪点不顺眼当时就要求拆掉,如果不拆掉俩人自己就动手砸掉。

    李欣眼看着自己刚刚建成的房子内部转眼就被砸成了破烂,心里有点别扭,但转念一想既然答应了人家全权负责,就不应该再指手画脚了。为了做到眼不见心不烦,吩咐施工队完全听从两个师傅指挥之后,就带着身体孱弱的妻子飞到了非洲开拓市场顺便休假。

    三个月之后,李欣站在自己家门口差点都没认出来那是自己的家。整个房子规整有度,错落有致。客厅典雅大气但是不显得死板,卧室温馨优美又没有奢逸之气。李欣这个外行看了都觉得实在是美不胜收。

    恰好那个曾经指点李欣翻修祖宅的风水师路过新郑,参观过李欣装修后的房子之后也是连连称好。

    这个神棍拿了一个罗盘从东跑到西,告诉李欣这个桌台设计的是多么合理,能替你当掉刀兵之气,又从南跑到北,告诉李欣这个天井多么聚财,以后你是花不完的滚滚财源啊。

    在朋友的解说之下,李欣顿时喜笑颜开,好好地酬谢了两位师傅。两个师傅面对高额报酬似乎也没有太多惊喜的颜色,收了钱就离开了。李欣连连称赞俩人高士风范。

    刚住进去一个月,非洲传来好消息,投资的项目顺利拿到批文,国内的另外两个项目也拿到了巨额订单。李欣还没有把合拢的嘴闭上,她妻子含羞带娇地告诉他,他似乎要当爸爸了,这下可把李欣给乐蒙了,也不回位于北京的公司总部了,天天在新郑老家守着娇妻,在商圈里逢人就夸:“还是老家好,还是住祖宅好啊。”

亿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