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其实我是冒着必死的心情来被喷的,但是如今,已经坦然了,只要把这个故事讲完,喷死我算了。

    我就不从第一二重新讲起了,想看故事前因后果的同学可以在本版搜前两部

    话说,已经身心具弱,下砖一定要轻,我就不那么多废话了,直接上故事。

    下面,故事开始了。

    在新郑当守陵人3——守陵人归来

    泣血碑,三个字让人悲壮之情陡生。光听故事里这些字就让人热血沸腾:繁华乱世、乱兵劫掠、英雄蜂起,金库,忠肝义胆的汉子……刀光剑影夹杂着扑面而来的历史寒风,怎不让人抚碑悲恸仰天长啸,就当我沉浸在意淫里不能自拔时,老钟一个后脑脖拐把我打醒:“小子,别美了,有活儿干了。”

    老钟这一下可不轻,把我直接从历史的悲歌中给惊醒,我本想仗着老爷子在这儿的时间一吐心里的恶气,老头儿接下来的一句话让我直接没电。

    “赶紧收拾一下跟我们走,有大山被刨开了,不想丢了热闹就赶紧走。”老头儿撂下一句话就匆匆忙忙的走了。

    我扭头去找爷爷,这不靠谱老头儿却没了踪影,环视小院,所有人都加快了脚步,我看到那些散落在院子四周的壮汉们迅速集中在了一起,伴随着嘹亮的“立正,稍息”,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和低沉的报数声曝露了他们的身份。

    离得太远,没有听清站在队伍前的那个指挥者说了什么话,就看见整齐划一的双脚靠拢,遥遥的传来一下雷鸣般的靠脚声。就见他们迅速散开跑向一排小平房,不到五分钟时间,整齐划一的制服,闪亮的防爆盾,还有……我咽了口吐沫,还有一些武器。

    看着他们迅速集合并且一个个的跳上等候的大巴,我有点傻眼了,这是有地方要暴动么?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见宋旭东从我身边疾步走过,我赶紧追上他。

    “怎么回事?这是要暴乱还是怎么着?”我追着他问。

    “胡扯什么呢?我们这儿的内卫哪儿管暴乱的事儿。”宋旭东边整理手里的工具边低声回答我。

    他这副神秘的姿态更引起了我的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这些便衣警卫怎么全换了制服?还手里操着武器和盾牌。”

    宋旭东抬头看了对面正在开拔的部队,皱了下眉头:“警卫当然是去警戒了,出任务啊,他换制服是为了起到震慑效果。”

    他一边回话,手里快速的操弄着装备,我一看家伙什,嘿,熟悉,就是之前下墓的时候用的防毒面具什么的。

    联想到刚才老钟说的什么“大山”被挖开了,他又带着这个玩意儿,我心里一激凌:“我靠,该不会是大型武装盗墓团伙吧?”、

    宋旭东看了我一眼也不吭声,我急了:“兄弟,别不地道啊,老钟可是让我收拾一下一块过去的。”

    他想了想,掏出手机拨给老钟头儿,就听见老钟头儿那边接到电话就说:“你赶紧去给娄家小子找套装备,让那个呆头鹅跟我们一起出现场。”看来老钟头儿已经知道这个谨慎超过自身年龄的年轻人想问什么了。

    宋旭东挂掉手机之后把手里的防毒面具往我怀里一塞:“走,跟我去取其他的东西。”

    我抱着手里的装备小跑着才能跟上他的脚步:“到底是什么事儿啊?这么大动静,整个院子里的人似乎要炸锅了。”

    宋旭东听到此话显然一愣,紧接着站定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老钟没告诉你?”

    “告诉我什么啊?”我一头雾水。

    “金库被挖开了。”宋旭东一字一句的告诉我。

    “轰隆隆”一声炸响,仿佛是一道响雷直接劈到了我脑门上,这几个字就像烧红的烙铁一样迅速的戳进了脆弱脑浆里,激起一阵战栗。

    终于被他们抢先了,那些人终于得逞了!

    直到我被宋旭东拉上他那辆破桑塔纳,我的心里还是这个念头:妈的,我们被涮了,被调戏了,被利用了。

    轿车在路上颠簸着,我的脑海想迅速理清楚前后的关系:自我们开始下墓后面仿佛都有一只神秘的影子在跟着我们。

    他们仿佛是费尽心机的在误导我们,引导我们,甚至主动打开一些千年古墓的门让我们进去,然后利用我们的专业知识,甚至是利用我的一些天赋异禀在帮他们做一些事情。

    我们做的所有事仿佛都在他们的预料之中,我们歪打正着的汉墓,竭斯底里的战国铜棺,还有一个个惊人的冒险,似乎是在有意的引导我们。

    我想努力的把一些思路理清楚,却怎么也拨不开那团迷雾,仿佛是一个无界的深渊,明明找到了一丝光亮,却照不清前面的路。

    想的脑仁疼也没结果,干脆不想了,我盯着抿着嘴唇一本正经开车的宋旭东问:“真的是黄龙府金库么?有没有在现场抓到那些人?”

    摇晃的车里,宋旭东一如既往的沉默,双眼凝视着前方,薄薄的嘴唇紧抿着,彷佛我是在对空气说话。

    就在我耐心耗尽即将爆发之际,他才蹦出来几句话:“也是刚接到通知,说挖开了一个大型的金库,今天早上才发现的,现场已经被群众团团围住。”

    听到他说这些,我眼睛一黑:完了,就在我们昨晚彻夜挖泣血碑的时候,人家已经收集够了足够的线索,把真正的黄龙府金库给掏走了,做的干净利落,老百姓都围观了这边儿才收到消息,恐怕人家早跑得无影无踪了。

    我心里拔凉的,看了倒车镜后面尾随着跟来的面包,据宋旭东说里面塞着赵宇赵旭兄弟,还有那个新晋神棍王魁大师,看来这些年轻人老钟头儿一点没糟蹋,全部收拾收拾给抓到现场了。

    黄龙府金库没了,那些盗墓团伙就在我们眼皮底下大摇大摆的把金库给搬空了,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我们就是帮凶,不仅没有起到守护作用,反而加速了丢失,虽然我知道接下来的一系列措施就是立案通缉,但是老钟和老苗他们失职的责任是一定要追究的,不知道怎么的,想起来老钟花白的头颅和老苗那张死人脸,我心里竟然很不落忍,就在我心乱如麻之际,猛地一个刹车,目的地到了。我怀着一颗忐忑的心跳下了车。

    哪知道刚下车,我就楞了,只见远远地老钟、老苗还有我们家老爷子都在人群里占着,脸上古怪的笑容让人看着别扭,似乎是有点……哭笑不得。

    周围的群众看到我们来了之后,似乎有些不同寻常的兴奋,就听见有人低声说:“来了,来了,又有人来了,看他们怎么弄。”声音中好奇里带着些揶揄,还有一些幸灾乐祸的味道。

    也不管宋旭东了,哥几个赶紧往跟前冲,脚下一没留神,劲儿使大了,直接冲到围观的人群上了。

    料想必是挤挤挨挨的人群阻住去路,哪知道人群看到我们冲过去,竟然自动的分开一条道路,任我们冲过去。

    我们冲过去才发现……唉呀,我操,你们这帮人太坏了。

    进去了人群才发现,里面地方很宽敞,离挖开的墓坑还足足有六七米,但是人群自动在周围搭了一个环形,没一个往里面进的。

    这是什么情况?我还在疑惑现场秩序为什么如此好的时候,已经冲到了墓坑两米处。

    唉呀我了个娘滴啊,我嗷的一声就叫出来了,一口气差点没吸上来,眼泪鼻涕刷的一下全溢出来了。

    臭啊,是真臭啊,比生化武器还臭,刚没留意,猛吸一口,就感觉彷佛一颗臭气弹直接在肺里爆炸,那股臭味就像是一根钢锥,从鼻腔直刺脑门。

亿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