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音VS阎王5:花别两岸,相守依然

    小云朵把玉坠重新带回了脖子上,如视珍宝的攥在手里,细看之下,她有些疑惑的问道:“这玉坠怎么好像是一分为二的?从前看着就觉得是这样了……你说这是你给我的,那到底是不是分成两块的?”

    华千雪嘴角的笑容顿时变得僵硬,小云朵的一句话,勾起了前尘往事,让他想起了一个不愿想起的人。ggaawwx

    这么多年了,他没刻意的去逃避那段记忆,但也没去想起,这玉坠是他父亲在他幼时所赐,一分为二,另一半给了他同父异母的弟弟华千洛。

    两人相差百岁,他性子自小冷清,华千洛跟他性子相差无几,两人谁也不搭理谁,等于井水不犯河水,却因为家族之事一度闹到水火不容的境地。

    说起来,他本无意飞升成仙,到仙界也不过是为了华千洛……

    他以为只要他成了仙,华千洛也一定会想着做得比他好,也会跟随他的步伐,哪怕只是想超越他,将他踩在脚下……因为某件事情,成为他们反目成仇的,这也在华千雪的心里打了个死结。

    小云朵见华千雪发愣,踮起脚尖叫道:“想什么呢?到底是不是啊?”

    华千雪回过神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给你的就好好收着,何必多问?话多的女孩子,可不那么讨人喜欢。”

    小云朵撇嘴:“谁要你喜欢了啊,被你喜欢的人太悲哀了,一定没有自由,比我现在还惨!”说完,她转身蹦蹦跳跳的离开。

    谁知道她的童言无忌让华千雪心里犹如天崩地裂一般……

    连续许久华千雪都没去找小云朵,小云朵成天被一群天女守着,走到哪里都没自由,仙界的美景她也看腻了,依旧是老吵着要回去,但是华千雪就是避而不见。

    她跟普通孩子本来就不一样,已经从当初的小孩长成了看似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她根本不知道华千雪为什么突然就冷落了她,她还怕以后回家了,父王跟母后都认不出她来了……

    路过玉虚殿,小云朵想进去看看华千雪在不在,身后的天女拦住了她:“天帝交代过,你现在不能……”天女话还没说完,小云朵就彻底的炸毛了:“是他说过我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为什么不见我?!他就在里面对不对?!”

    天女不说话,任由她闹腾。

    没过一会儿,玉虚殿里传来了华千雪的声音:“让她进来吧。”

    天女让开了道儿,小云朵皱着眉头气势汹汹的走进了玉虚殿,玉虚殿里只有华千雪一人,坐在王座上的他不知道为什么看上去有些萎靡……

    第一次见华千雪这样,小云朵原本准备好的发泄一通也顿时放在了一边,走上前去问道:“你怎么了?这可不像你……”

    华千雪看向了她,已经渐渐成熟的脸庞越发的熟悉,平静无澜的眼眸里掠过了一抹光亮:“你很了解我吗?”

    他看着她,顺手拿过一旁桌子上的玉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小云朵摇摇头:“不了解,但是我认识的你不是这样的。是我哪里惹你不开心了吗?为什么一直没来找我?我还是想问问你……什么时候才能放我回去?”

    华千雪放下杯子淡淡的说道:“时候到了你就可以走了,我并没有囚禁你,也没限制你的自由。”

    小云朵想到父王和母后还有两个兄长就觉得越发的委屈,就算华千雪说没囚禁她,也没限制她的自由,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已经许久没见到家人了,她想白墨,想地府的所有人……

    越想越想哭,她眼眶有些湿润:“那什么时候才是‘到了时候’?你给我说个准确的日子。”

    华千雪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你真就那么想走吗?还是至今为止,你什么都没想起来?”

    小云朵一头雾水:“我当然想走,我又没失忆,能想起来什么?”

    华千雪嘴唇紧抿着,眸子里多了些许的不耐的愤怒。他的样子吓坏了小云朵,小云朵刚后退两步,就被华千雪一把拽到了能当**睡的宽敞的王座上。

    她惊叫一声有些害怕的看着他:“我……我说错什么话了吗?”

    华千雪看着她的脸,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情不自禁的伸手轻轻抚摸:“没有……我会让你想起来的……”

    他说话的时候带着淡淡的酒气,小云朵严重怀疑他是喝多了,神也会喝醉的么?可见他喝的肯定是极好的琼浆玉露,不然怎么可能喝醉?她可不想去惹一个喝醉了的酒疯子,当下打定主意服个软全身而退,缓缓再说。

    就在她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华千雪突然抬起她的下巴低头吻上了她的朱唇。、

    这一个举动惊呆了未经人事的小云朵,一时间忘记了反抗,只剩下错愕。无比近的距离看华千雪那张举世无双的脸,还是那么的让人觉得惊艳,让小云朵许久都没回过神来。

    华千雪温热的舌尖探进了她嘴里,吸取着她嘴里的芬芳,如着了魔一般,从最初的温柔变成了掠夺。小云朵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华千雪的手已经解开了她的衣带,玉虚殿的大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关上了,她惊恐的想要逃离,却被华千雪死死的压在了身下……

    (因为新书的发布,番外不能定时了,打赏加更呢就暂时取消,打赏大家随意,不要刻意了。)
亿彩